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h教宗世界移民和难民日文告 >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2001年第八十七届世界移民及难民日文告 >> 正文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2001年第八十七届世界移民及难民日文告

发表时间:11-02-10 来自: 作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点击次数:3396

对移民的牧灵关怀是今日达成教会使命的方法

 

1. 『耶稣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远,常是一样』 (希十三8)。这句话出自圣保禄宗徒,而且被选做刚刚结束的大禧年的格言。这句话也让我们想起耶稣----为拯救世人而降生成人的圣言----的使命。教会为了传播福音而忠于教会的使命,因此持续不断地接近各个国家的人民,为带给他们救恩的福音。

在世界移民日的此时,我愿藉此一文告,从庞杂的移民和迁徙现象来反省教会的传教使命。为庆祝今年的世界移民日,我们选了以下的主题:『对移民的牧灵照顾,是今天达成教会使命的途径』。对于移民的牧灵照顾,是许多牧灵机构所念兹在兹的,因为他们很清楚,无数的问题都是从这里产生的。他们也对那促使无数男女离乡背井的各种情况十分了解。其实,自愿迁徙是一回事,由于意识型态、政治或经济限制而迁徙则是另外一回事。为不同类型的移民及各处旅行的人设计并实行适当的牧灵照顾时,不可忽视这一点差别。

宗座移民与旅行委员负责向迁徙人士表达教会的关心,此委员会就用前面提到的名词『移民』(migrant) 来代表人类所有的迁移现象。『移民』这个名词,首先是指为了追求自由和安全感而到国外的难民和流亡者。然而它也指到国外念书的年轻人,以及为了在别处寻求更好的生活条件而离开自己国家的人。移民的现象仍继续扩大,对教会的牧灵工作带来问题及挑战。梵二大公会议【主教在教会内牧灵职务法令】中就曾呼吁:『有些信友,因着他们生活的情形,未能完全或根本不能享受本堂基本的牧灵照顾,如许多侨民、流亡者、难民等….,教会应格外照顾』(18)

在这个复杂的现象中,有无数因素包含在内:推动人类大家庭政治和法律上的合一,是现代的趋势;文化交流的显着增加,国与国之间相互依赖,尤其是在经济上;贸易自由化,尤其是资金的自由化;多国企业的倍增;贫富国家之间的不平衡;通信及交通运输方式的发展。

2. 这些因素的交互影响,造成了大批人从一地迁移到另一地的现象。尽管迁移的形式和规模各有不同,但迁移成为人类的一个普遍特征。这使许多人直接间接受到影响。这个影响深远又复杂的现象,要求我们对已发生的结构的改变,例如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全球化,做深入的分析。在同一个法律和社会制度中,各种族、文明和文化的会合,产生了『共存』的问题,急待解决。国家的边境逐渐消失,地方与地方的距离缩短了,世界各地发生的事件,即使最遥远的地方都会感受到它的影响。

我们正目睹着思想和生活方式的重大改变,这些改变除了带来正面的因素外,也一定会呈现模棱两可的层面。例如,世事短暂无常之感,会使人选择新的事物,而不利于社会的安定以及明晰的价值体系。人们的心灵更好奇更开放,更敏感,也更愿意交谈。在这种气氛下,也许会使人更深入自己的信念,但也可能使人沈迷于肤浅的相对主义。『迁移』往往意味着从原先生长的地方连根拔起,移植到使人有孤独之感,也让人默默无闻的地方。这处境会使人排斥新环境,但也可能恰好相反,毫无异议地全盘接受。有时甚至愿意被动地经历现代化,这很容易成为文化及社会疏离的源头。人类的迁移,表示有无数的机会等着开启、遇见、聚集;但我们不能忽视一个事实,由于身处不平衡及充满恐惧的社会,产生封闭的心态,造成个体和集体受到排斥的现象。

3. 教会在做牧灵计划时,尽量把这些重大问题列入考虑。传播福音是以人类整体的得救为目的,透过使人得到符合人性尊严的生活条件,而获得真正而有效的释放。教会在基督内获得各式各样的人,这现象催促教会宣扬人的基本人权,并在这人权遭到践踏时,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因此教会毫不停止地肯定并维护人类的尊严,并强调从这尊严衍生出来的不可分离的其它权利。包括下列权利:拥有自己的国家,自由地生活在自己国家,与家人共同生活,能得到有尊严的生活所必须有的物品,保存并发展自己的种族、文化和语言传统,能公开宣讲自己的宗教,以及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受到合乎个人尊严的对待及承认等。

这些权利的具体行使,是以全世界人类共同福祉为念,而超越了国家主义。移民他国的权利也应该列入考虑,进入另一国家。教会承认每个人都有这权利,有权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条件,而离开自己的国家。当然,在行使此种权利时,必须有所规范,因为如果毫无约束,就可能损及接受移民的国家的公众利益。在各种利益与个别国家的法律纠缠在一起之前,必须先要有国际法规来规范每一个人的权利,这样才能避免单方面的决定,伤及最弱势的人。

关于这方面,我在一九九三年世界移民日的文告中,呼吁大家注意,虽然高度发展的国家并不常能同化迁入的移民,然而我们仍要指出,一个国家不能只以保障自己的繁荣,做为接受移民的标准,却不考虑由于遭受苦难,而不得不要求友好款待的人。

4. 教会尽力透过牧灵活动,让移民不致缺乏福音的光明和支持的力量。在时间的流逝中,教会对于离开自己国家的教友,愈来愈关心注意。尤其是在十九世纪末期,大批天主教移民离开欧洲,横渡大洋。有时他们因为没有神父,也缺少教会的组织,使信仰遇到危机。由于不懂当地语言,无法受到所移民国家的牧灵照顾,一切只有靠自己。

因此『移民』其实是很不利于个人的信仰,这也引起许多牧人的忧虑,有时候甚至令他们对这方面的牧灵工作感到泄气。然而到后来,他们很清楚地看到这个现象已无法停止。教会也预见到移民现象会成为向其它国家传播信仰的有效方式,因而开始引介适当的牧灵活动。教会根据这些年来积聚的经验,发展出一套为移民的牧灵关怀,并于一九五二年颁布宗座宪令【离开纳匝肋的家】 (Exsul Familia Nazarethana)。此宪令谈到移民时,表示应该确使移民能接受到与当地居民同样的牧灵关怀及协助,所以为保持信友的信仰、帮助信友在信仰上成长的牧灵关怀,也应该能应用在移民教友身上。

后来梵二大公会议也从牧灵的角度,把各种迁移现象,例如移民、难民、流亡者、外籍学生等等归为一类,定义为『住在自己国家以外,而无法享受正常的牧灵关怀的人』。因为他们不是住在自己国家中,因此需要一位能说他们语言的神父,给他们特别的协助。

我们先考虑的是移民者的信仰会遇到危机,然后更适当的考虑到移民的权利,现在我们要谈的则是在牧灵关怀中,应尊重一个人的文化遗产。从这个角度来看,【离开纳匝肋的家】宪令中提到的限制,即这种牧灵关怀只帮助到移民的第三代为止,此种限制不再存在,并肯定只要有需要,就一直有接受协助的权利。

事实上,移民并不是堂区中,除了儿童、青年、已婚夫妇、职工、职员等类别之外的另一个类别,因为前面所举的各个类别,都有同样的文化和语言。但移民则属于另一种社群,应该在尊重文化遗产的原则下,接受与他们所来自国家相似的牧灵照顾,需要与他们使用同样语言的神父,而且是长期性的。对他们必须有稳定、个人性及团体性的人灵关怀,能在信友有紧急需要时伸出援手,一直到他们能融入地方教会,接受堂区里正常的牧灵照顾。

5. 这些原则已列入现行的教会法规,而教会法规把对移民的牧灵照顾纳入了一般的牧灵照顾中。在个别的标准之外,并就移民的的牧灵照顾来说,新法令的特色,是来自梵二大公会议的教会法所得到的灵感。

因此对移民的牧灵照顾就成为一个有组织的活动,专为服务移民教友,但不是以个人为主,而是针对移民团体,给以特别的牧灵照顾。然而按其性质来说,这服务是暂时性的,虽然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中止服务的时间。在堂区来说,这服务的结构,并不是代替性的,而是附加的组织,迟早要与堂区的组织结合。事实上,虽然对移民的牧灵照顾,已经考虑到这个团体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在平日的使徒工作中,这一点是不能忽视的,但并无意以保持和发展这语言和文化做为其宗旨。

6. 由历史可知,天主教徒迁移到别的国家时,如果在这段时期有人陪伴,不但能保持信仰,也能找到一片沃土,使信仰向下扎根,成为属于个人的信仰,并能以生活为信仰作证。在这些世纪中,人类的迁移表示教会在世界各地都不断有传扬基督福音的管道。今天人类迁徙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变:一方面天主教徒的迁移逐渐减少;另一方面,非基督徒迁移到以天主教徒为多数的国家定居的情形却逐渐增加。

我在【救主的使命】通谕中,提醒人们注意教会对非基督徒移民的责任,强调由于移民的定居,而产生彼此接触、文化交流的机会。这些都促使基督徒团体以友好的态度来欢迎、帮助移民,并与他们交谈。而先决条件是要深入觉察到天主教教义对非基督宗教的重要性 (参阅梵二文献【教会对非基督宗教态度宣言】),这样才能以长期性的关心及尊重的态度,致力于宗教交谈,以期相互了解、相互充实。我在前面提过的【救主的使命】中写道:『根据救恩计划,教会并不认为在宣讲基督和致力宗教交谈之间有何冲突。反之,在向万民传教的背景中,她觉得有需要把两者连结一起。这两个要素必须维持它们的密切连系和它们的特色,因此它们不应被混淆、操纵,或被视为是一样的事,好像它们是可以彼此取代的』 (55)

7. 在古老的基督宗教国家中有非基督徒的移民,这是对教会的一项挑战。这个现象使教会的爱德工作继续活跃,例如在这些弟兄姊妹找寻工作和住屋时,帮忙他们,给他们温暖。这个行动与许多传教士在传教地区所做的事颇为相像。他们照顾病人、穷人、不识字的人。这是门徒的做法:他答复有困难的邻人的期望和需要,虽然门徒的基本使命是宣扬基督和祂的福音。他知道『宣讲耶稣』是对别人的第一个爱的行动,在一切爱的表达之上,不论这个表现是多么宽宏慷慨。『如果不宣讲纳匝肋的耶稣、天主之子的名字、教训、生活、许诺、天国及奥迹』,就不是真正的宣传福音 (【在新世界中传福音】劝谕,22)

有时,由于宗教相对主义和冷漠主义愈来愈盛行,很难彰显出爱德工作的灵修幅度。有些人担心,以传福音为目的而做爱德工作,会使人看出他们的意图,而指责他们想改变别人的信仰。宣扬福音、为爱的福音作证,是向移民传教使命的缔结组织 (参阅【新千年的开始】文告,56)

在此我要向献身于此传教工作的众多使徒致敬。我也愿追忆教会为了满足移民的期望所做的努力。其中我很乐意提到『国际天主教移民委员会』(International Catholic Migration Commission),此委员会将在二○○一年庆祝成立五十周年。它成立于一九五一年,是当时教廷国务院副国务卿Giovanni Battista Montini蒙席所发起的。这个委员会成立的目的,是为响应那些迁徙流亡者的紧急需要,因为许多生产机器遭战争破坏,必须重新制造,而全人类的处境都十分悲惨。由于战胜者规定了新的政治版图,使他们不得不迁移。这位日后的教宗保禄六世,在一九五一年六月五日国际天主教移民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致词时,强调必须消除阻碍移民的障碍,使失业者有工作机会,流离失所者有栖身之处。他并说,新成立的国际天主教移民委员会的目标,就是基督的目标。这些话完全说明了委员会成立的意义。

当我为了天主所给予的服务而感谢天主时,我希望上述的委员会能履行承诺,对难民和移民付出关心与协助,同时在这些人的情况愈加困难、愈加不确定时,委员会能付以更多的关怀。

8. 今天,向广大而繁多的移民世界宣扬爱的福音,需要对文化状况特别关切。对许多人来说,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去,表示要遇到许多陌生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他们会产生不同的反应。各个都市和国家中有愈来愈多的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的社群。这对基督徒也是一大挑战。以平静的态度来研究这个新的情况,可看出许多值得赞赏的价值观。天主圣神并不受族群或文化的约束。他透过各种奥秘的方式来启发人、给人灵感。天主圣神借着不同的途径,为每个人带来救恩,带来耶稣,即圣言降生成人,『他是世上所有宗教渴望的满全,因此是他们唯一且是最有权威性的满全』 (【第三个千年将临之际】文告,6)

这样的研究,一定可以帮助非基督徒移民看到,他自己的宗教情操是他在文化认同中的一大要素,同时也让他发现基督信仰的价值。为达到这个目的,地方教会与了解移民者文化的传教士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事。这表示要在移民团体和他们原来的国家之间建立联系,同时让移民地区的人,了解这些移民的文化和宗教背景,以及他们之所以要移民来此的原因。

帮助有移民迁入的团体,不但对移民表示热诚的欢迎,也能以开放的心胸来与他们会晤、合作、交流,这是非常重要的。此外更要让他们能接触到与他们来自同一国家,而来为自己的同胞服务的牧灵人员。如果能为他们成立接待中心,帮助他们为新生活做准备,那对他们是非常有用的。

9. 这种能彼此充实的不同文化及不同宗教之间的交谈,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充满互信以及尊重信仰自由的氛围。因此,在许多有待基督之光照亮的区域,其中一个区域就是『自由』,尤其是信仰自由,因为信仰自由有时仍受到限制或约束。信仰自由是其它真自由的前提及保证。我在【救主的使命】中写道:『信仰自由,不是多数或少数宗教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 (39)

自由是基督信仰中最基本的幅度,因为那不是人类传统的传递,也不是哲学讨论的结论,而是天主白白的恩赐,这与人类良心应获得的尊重相关联。天主借着圣神有效地工作;天主才是真正的主角。人是他所使用的工具,对每一个人,天主都指派了一项特别的任务。

福音是为每一个人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分享天国的喜乐,没有一个人被排除在外。今天教会的使命,是每一个人----不论文化或种族,都有具体的机会遇见基督。我全心希望每一位移民都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我也保证会为此祈祷。

我把那些照顾移民者的奉献及慷慨的心意,都托付给耶稣的母亲玛利亚、上主谦卑的仆人手中,她的生活也饱受迁移和流亡之苦。在这新的千年,愿她引导移民走向耶稣----那是『照亮每个人的真光』 (若一9)

怀着这样的心意,我衷心地赐给每一位从事此一重要牧灵工作者特别的宗座降福。

 

二○○一年二月二日,发自梵蒂冈

若望保禄二世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