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列品的现实意义


【时间:  来源:光启社】


缩小放大

    2010年5月29日,教宗本笃十六世在接见约八千名主要来自意大利中部马尔凯大区的信友们时说道: 天主教传教使命的历史中,囊括了无数以热情与勇气的伟人,他们把基督带到遥远及新的国度,不过,利玛窦神父是宣讲福音及与本地文化对话最成功的一例,成为在清晰的教义与谨慎的牧灵工作之间掌握中庸之道的典范。不仅熟练的掌握了语言,而且适应了中国文化阶层的生活方式及其风俗习惯,这是长久谦虚学习及具有远见的耐心的结果,正如此,利玛窦神父受到中国人的敬重爱戴,不把他看作外国人,而被誉为“西泰”。在北京的“千年博物馆” 中,只有两位外国人作为中国史上的伟人得到纪念:一位是马可波罗,另一位就是利玛窦神父......。这位传教士的工作拥有不可分割的两方面: 宣讲福音的中国本位化和引进西方文化及科学到中国。通常在科学方面,会获得人们的更多赞誉,但不可忘记利玛窦神父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开始了他与世界及 中华文化的关系:人文主义主张,需要在历史大环境下认识一个人,他培养道德与精神的价值,利用了中国传统内具有积极意义的一切事物,并无偿提供西方文化的精华,更奉献了基督的真理与智慧,将中国文化丰富。利玛窦不为把西方科学与文化,而是为把福音带到中国,好使人认识天主。他写道:“二十多年来,我每日早晚都含着眼泪向上天祈祷,我知道天主怜悯众生并宽恕他们......。关于天主的真理早已深植人心,但世人却不能直观地了解该真理,此外,也不习惯反省这类问 题。(参阅《天主实义》译者引用原著:“二十余年,旦夕瞻天泣祷:仰惟天主矜宥生灵……天主道在人心,人自不觉,又不欲省。”)......。利玛窦神父将福音带到中国,面对询问者提出的更广泛,并且具有对比性的疑问时,正是因为出于信仰动机的相遇,促成了不同文化间的对话;无私的对话,它拥有不受任何经济或政治权力左右的自由,是在友谊中进行的,它使得利玛窦神父及其门徒的作品成为中西关系上最成功的巅峰之一。在这方面,《交友论》(1595 年)就是有力的证明,它是利氏以中文编撰的最早,也是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在利玛窦神父的思想及教导中,科学、理性与信仰是天然合成:“谁认识天地,——在 他的《坤舆万国全图》第三版序言中写道——就会明证那位主宰天地者是极美善、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无知者拒绝上天,如果科学无法引人归向天地的主宰,那 么就算不上真正的科学。”(译者引用原著:“盖知天地而可证主宰天地者之至善、至大、至一也。不学者,弃天也,学不归原天帝,终非学也。”)

    教宗在讲话中最后说道:“......对这些献身于福音及教会的人的纪念,他们忠于基督,深爱中国人民的榜样,对智慧的热忱和学习的努力,他们的言行善表,愿这一切化作为在中国的教会及全体中国人民祈祷的机会,就如同我们每年五月二十四日,向在上海佘山著名圣殿热心敬礼的圣母恳求转祷那样;愿这一切也成为激励和鼓舞众人的力量,体现在热切地活出基督信仰,并与不同文化展开的对话中,不过,坚信只有在基督内才能实现真正的人文主义,它是向上主开放的,充满了道德与精神价值,能够回应人类灵魂深处的渴望。......”

    稍早的2009年5月6日,教宗在为“玛切拉塔教区揭开纪念耶稣会士利玛窦逝世四百年活动”给当地主教的致函中也说道:“我热情祝愿为他举办的禧年活动,在意大利和中国举行的聚会、出版、展览、会议和其它文化活动,能够提供深入认识他的品格和事业的机会。效法他的榜样,使有不同文化和宗教人士生活其内的我们的团体能够在热诚款待和彼此尊重的精神中成长。让对玛切拉塔这位高贵儿子的记忆为贵教区团体的信友也成为加固培养传教切望的理由,这种传教切望该当激励每位基督真门徒的生活。”

    我们热切盼望也恳切祈祷,利玛窦能早日荣登圣品。他的册封将极大地激励现代的人们从各方面去学习、效法他,尤其是学习、效法他对不同文化、不同人群的开放和包容。从而在这种开放和包容中去发现天主、接受天主及传扬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