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光启列品的现实意义


【时间:  来源:光启社】


缩小放大

    正如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10年5月29日,在接见为纪念利玛窦逝世四百周年特地前往罗马觐见教宗的约八千名来自意大利中部马尔凯大区的信友们时说道:“……不过,对利玛窦神父的钦佩,不应使人忘记那些询问他的中国人的角色及影响。他使用的信仰本地化的策略,绝非依赖抽象工作所得,而是通过发生的所有事件、会晤及经验,一边走一边摸索出来的,因此,他取得的成就也应归功于和中国人的会晤;是多方位生活的会晤,不断加深的会晤,藉着与一些朋友和弟子的友谊关系,尤其是与四位卓绝的皈依者,被誉为“初期中国天主教会的柱石”。他们中的首位及最著名的就是徐光启,生于上海。他是学者、科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农业学家,官至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等朝廷的一品大官,为人正直,信仰天主教很虔诚,终身致力于服务国家,为官廉政,治学严谨,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举个例子,正是他说服并帮助利玛窦神父把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 翻译成中文,一部几何学的基础课本,也是他向皇帝极力举荐精通天文学的耶稣会士,并委托他们改革中国历法……。”

    在“天亚社”于2010年5月27日刊登的题为“耶稣会中华省长慨叹庄稼多本地工人少”一文中,耶稣会中华省长詹德隆(Louis Gendron)神父也表示“耶稣会中华省支持两位中华开教先驱——意大利籍耶稣会士利玛窦神父和他的中国伙伴徐光启一起列入圣品”。他指出:“这样做不仅合乎现代天主教会推动的‘神父与教友结合’的思潮……。一位外籍传教士和一位本地合作者同被册封为精修圣人,教会历史上很少有这种前例……。”

    在“天亚社”于2010年5月13日刊登的另一文中也表示“华人教友期望徐光启也封圣”。

    我们尽可预料,徐光启之被册封,对现代的人们将会产生巨大的激励作用。无论谁都可从他身上找到不同角色的效法榜样。徐光启之为官,在他去世时,皇帝批示“……盖棺之日囊无余资,请优恤以愧贪墨者……”;徐光启之为子,在父亲去世后,他离京返乡,作为一个无职公民守孝三年;徐光启之为夫,在周围妻妾成群的同僚中,他始终只娶一室,“终身不畜妾媵”;徐光启之为基督徒,更是我们效法的楷模,论信仰的忠诚,徐光启坚信神的存在:“凡我人斯,仰瞻辽阔。敢曰无主,敢曰不若……”,“造物主者,西国所称陡斯,此中译为天主,是当初生天、生地、 生神、生人、生物的一个大主宰……”,“天地间只有一个造物真主,至大至尊,生养人类,主宰天下,今生后世,赏善罚恶,乃人所奉事拜祭的”;论救灵的心切,徐光启的岳父去世时,因神父不在而未能告解,徐光启在家书中写到:“……所幸者已得进教。又不幸先生(指神父,下同)不在,临终不得与解罪,不知汝曾令吴龙与一讲悔罪否?此事甚急,凡临终时,即无先生在,不可不自尽也。只要真悔,无不蒙赦矣。”;论传教的热忱,徐光启不但劝父、劝妻,劝家族、亲属信教,且邀请传教士郭居静神父至上海开教,从而奠定了天主教在上海发展的基础;论护教之英勇,万历四十四年,由南京礼部侍郎沈漼带头,一批官员上疏反对天主教,并要求皇帝「辟异教,严海禁」,且在奏疏尚未得到皇帝批准的情况下便开始抓捕和驱逐教士、教友,这就是中国教会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教难——“南京教难”。当时的徐光启在北京任职,致书家人要他们和杭州杨廷筠、高邮李之藻(即“圣教三柱石”之二、之三)一起收容庇护教士、教友,“如南京先生(即教士)有到海上者,可收拾西堂与居住也”。是年七月,徐光启向皇帝呈上著名的《辨学章疏》,直言为教会、教士和教友辩护,指出天主教“其说以昭事上帝为宗本,以保救身灵为切要,以中小慈爱为功夫,以恰善改过为入门,以忏悔涤除 为进修,以升人真福为作善之荣赏,以地狱永殃为作恶之苦报,一切戒训规条,悉皆天理人情之至。其法能令人为善必真,去恶必尽,盖其所言上主生育拯救之思, 赏善罚恶之理,明白真切,足以耸动人心,使其爱信畏惧,发于繇中故也”,坚称传教士“实皆圣贤之徒,踪迹心事一无可疑”,并且提出“试验西士之法三,处置之法三”,如不应验愿“以身同罪”。徐光启为信仰、为护教甘愿舍身的精神可见一斑。徐光启之为基督徒美德的典范,他的册封,也定将成为教会福传的又一新契机。

    随着列品案的不断推进,徐光启崇高的声誉和生活的事实将会更多、更清晰地呈现于世人,以供我们学习、效法和敬礼。

参阅:

1、 光圣教之路 启西学之门——徐光启/【来源:同路人网】

2、 耶稣会中华省长慨叹庄稼多本地工人少/【来源:天亚社/201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