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济良主教在徐文定公墓前讲道词


(1933年11月24日)


缩小放大

    我把寓比国圣安德肋修院,本笃会修士陆徵祥,和驻法京巴黎中国公使顾维钧为追念徐文定公逝世三百周发来德电报念给你们听了以后,让我先说一句知恩德话,你们今天从各处到这里来同我们一起静默着,追悼着,祈祷着,我诚恳地感谢你们,我还希望你们做两件事情。

    第一件是纪念,请你们看这个坟墓,这不是一个平常人的坟墓,这是一个大人物的坟墓,可惜这位大人物,有无数的人不知道,有无数的人想不着,果然徐文定公是一个大文学家,一个大政治家,一个伟大的国民,一个维新的科学的发起人,是天主教第一个热心信友,又是一个开教的宗徒,且是以为辩护圣教的大博学士,请问有几多人完全认识他呢?至今还尊敬他,没有忘肋他呢?唉!我想不很多罢!那末,至少今天我们大家用透视的眼光,透进这个三百年来被丰草,土石所掩没的坟墓,仔细看明墓中究是怎样的以为人物,认清了,自然以后常要纪念他了。可是为纪念他,只把他的公德事业,刻在如前面十字架下的石碑上不够,我们还要进一层,要把他的功德事业刻在我们的心坎里,才算是真的纪念,才可以念念不忘的纪念,这是应当的,因我们受徐文定公的恩惠,确一言难尽。尤其是信教的,只看上海一方面,有这座天文台,有几多学堂,几多医院,几多圣堂,从那个根源上兴起来的呢?谁是这等事业的先声呢?不是徐文定公么?我们既受他的恩赐,所以饮水思源,我们自当“中心藏之,何日忘之”的啊。

    第二件事是效法。如果我们对于徐文定公,表示真正感恩的意思,心中只有想念他定是不够,最好还要,效法他的德表。徐文定公死了葬在这坟墓里已有三百年了,但是他的德表还活着,他的影响好似从坟墓中发出的回声还叫喊着;我们要听这个回声说什么话?是在宣布他的纯洁,坚忍,谦逊,诸德呢;是在追述他把天主、圣教,和祖国人生三大关键,常尽心竭力卫护的呢;是在称扬他的精神,救灵的精神,牺牲的精神,大公无私的精神呢。我们还可以想想徐文定公,照方才我说过的,是一位大文学家,大政治家,大科学家,大宗教家,我们做他的后辈的人,有许多竟是他的子孙,现在为纪念他,大家聚集在这里,假如我们,设想他从这坟墓中复活起来,他自己要对我们讲甚么道理呢?给甚么教训呢?这样的道理,这样的教训必然是他已经实践躬行过的;所以我们为纪念他,该听他的道理,照他的教训,这就是效法他的德表哪,这是为使我们不要空空地行这个追悼典礼,我对于在场教内教外诸位人士,所深切地希望,且祝祷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