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上海教区纪念利玛窦神父逝世400周年研讨会


——对话、友谊、福传

【时间: 2010年12月24日  来源:光启社】


缩小放大
上海教区举办纪念利玛窦逝世400周年研讨会

    2010年12月9-10日,天主教上海教区于徐家汇主教府小圣堂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天主教上海教区纪念利玛窦神父逝世400周年研讨会”并以“对话、友谊、福传”为主题。上海教区全体神父、圣母献堂会全体修女、佘山修院全体修士及泰来桥备修院全体修生参加。

    会议在12月9日8:30分以一首《天主经》在天主恩宠的祝佑下,为此次会议拉开了帷幕。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致开幕词。主教在开幕词中分享了,利玛窦时代的教会处境及我们现代的福传,他说:“今天是我们隆重庆祝利玛窦逝世400周年,这次研讨会,有那么多的贵宾来参加,我特别以上海教区的名义,向各位嘉宾表示感谢。纪念利玛窦,不是为了纪念而纪念,而是有现实的意义……利玛窦以他的智慧,为中国教会打下了基础,指明了道路。我们今天的福传不是靠我们就能解决的,而且也靠我们的教友。我们现在中国教会相似利玛窦时代的处境,我们在此环境中怎么样传福音,光靠我们是不够的,我们祈求圣神关照并希望天主赐给我们智慧。说老实话!现在在中国做福传真是很难呀!……我们在21世纪的环境中,这个特殊的环境中我们该怎么样传福音。我们在纪念利玛窦的时候,我们在听各位专家的演讲时,我们要深入到利玛窦的心灵当中,得到他的智慧,利用他的智慧,来指引我们。你们在坐的都是年青人,希望你们年轻人能够热心的听圣人的指引,也运用你们的智慧来处理、管理、引导,使上海教区,中国教会按照利玛窦的传教路线和传教精神,按天主的圣意前进、发展。”

    研讨会的程序为:每天上午下午两场。上午的演讲以学术为主,下午的演讲以牧灵为主。 首先是韩大辉神父做本次研讨会的主题演讲。韩神父是来自香港的慈幼会会士及香港圣神修院神哲学教授。他的演讲题目是“利玛窦的《交友论》”。韩神父问“究竟天主的圣言如何采纳中国文化表述?”他认为“利玛窦神父在强势的中国文化下经历很大的改变,但他始终没有失去原先的信德;(而且),他希望基督的信仰能真切地有助于中国文化的提升,于是他一方面接受中国文化的熏陶, 另一方面将西方的文化(包括科学)引入中国, 使中国人能品尝到基督徒的智慧。”《交友论》中的“友道”透露了利玛窦先知性的睿智。这“友道”包含三重意义:四海之内皆兄弟;超越的渴求及智慧和贤德。韩神父问“《交友论留给了我们什么?传教的策略、文化的尊重、风俗的容忍吗(…)?这一切都有,可是,不只如此,他留下了‘友道’! 在利玛窦的笔下, 这‘友道’源与‘天道’成为人生之道:人人兄友弟爱、社会祥和共融、生命得以提升。作为先知,利玛窦不但听到天主在圣经中所说的道,也听到天主在中国文化中所说的道。前者提升后者,而后者也为前者铺路。”利玛窦在《交友论》中展示出五种智慧:下学而上的智慧;双语心态的智慧;共同汇通的智慧;心灵孕育的智慧;格言表述的智慧。最后, 韩神父结论说:“利玛窦不但是很多人的朋友,也是‘先知’, 因为他能学习新的视野,以深化信仰,并赖天主的恩宠和提升,聆听天主通过自然理性在其他文化中所说的话,尤其在中国。 他对中国福传拥有先知性的见地。”因此, 我们应该反思利玛窦的智慧,以促进福音与文化的互动。

    罗世范教授,瑞士人,经济伦理学博士。1998年至今,任教于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北京工程学院等高校。他的演讲题目是:从“旅行”探究利玛窦的精神世界。主要关注利玛窦的精神世界:利玛窦,一位无疆的行者,他的精神旅程穿越于时空、游刃于文化、行走于凡间和天国。 这位圣者对人生哲学、灵性和自然科学的研习与精通,使其人性和智性之旅得以升华和延续。在“Minimal Society”的始创者,“耶稣会”戒律,以及圣依纳爵•罗耀拉智慧光芒的照耀下,用其一生的朝圣之旅印证了《神操》和《天主实义》的精神并启蒙于世人。他教世人面对人生旅程的万千可能,格物致知,而非循规蹈矩。身兼使命的召唤,去侍奉最需要的人,在他看来这是世间最终极的考验。行者旅程的终点不是古老的圣城,而是往生时安详的回眸一笑。

    陈方中教授,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现任辅仁大学历史学系专任教授、辅仁大学天主教史料研究中心主任。研究领域有中国天主教史、基督宗教史、中西交通史等。主讲:政治、宗教与文化: 利玛窦及其后耶稣会士的福传路线。陈教授从文化交流与政教关系、福传的果实---教友及有效地教友培育方式---教友团体三个方面探讨利玛窦后的福传路线及精神。陈教授结论说:“历史和现实的状况是类似的,教友在中国教会中大致上没有扮演适当的角色,教友信仰的持续培育也一直是中国教会的难题。在面对教友们时,现在的神父修女们一定有类似的经验,即使是兴旺的堂区,有众多参与弥撒的教友,但教友的质量大家心知肚明。即使是一些老教友家庭,有虔诚的祖父母及父母,但多少人在叹息,他们的儿孙不进堂了。和外教人结婚的教友,不论男女,有的不再参与教会活动,生活也变得更世俗化。按理在宗教自由日渐落实的现在,应该是教会增长的良机,但在各地都有福传人力匮乏,望教友或新教友信仰贫乏或偏差的现象。有的地方老教友村和新教友村没有互动,因为新教友觉得老教友缺乏活力,老教友觉得新教友信仰浅薄,更别提历史因素造成教会中的对立,教友间的不合。”他说:“利玛窦的时代没有基督新教的传教活动,但他们在十九世纪中叶,加入在中国的福传工作后,就逐渐成了我们可敬的对手。我们尽管可以批评他们信仰不够准确,吸收教徒太浮滥,但他们组织教会及发展教会的概念,确实值得我们参考。” 他认为:“除了教友之外,现在中国教会的另一问题是政教关系。对现在的中国教会来说,存在过度密切政教关系的一种趋向,以及疏离政教关系的另一种趋向。实际上在任何社会中,政教关系是很难避免的,因为教会毕竟是在世俗环境中运作。但对中国教会而言,问题不产生于教会方,而是政府方对教会运作的过度关心;教会方希望政府在最大范围内许可教会的发展,而不要干涉教会的运作。其实疏离政教关系也来自于此,因为现实政教关系不够合理的运作,遂促使部分教会成员采取疏离的态度,虽然整体而言、长期来看,疏离不是一种正常的现象。”陈教授最后说:“大致说来,自利玛窦以来至南怀仁,这群天主教传教士,主要是耶稣会士,不论在建立政教关系,或者是在一种本地化的思想下传播天主教,都有了不错的成果。他们期盼在一种法律许可的环境中,在与中国文化明确且深入对话的气氛中,将他们坚信的福音传入中国。在这个过程中,西方科学新知识也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所谓“西法”包括历算、力学技术、医学、绘画、钟表等等,在短时间仅被视为奇技淫巧,但长时间看来,确实改变了中国文化的面貌。在科学昌明的今日,我们赞赏传教士带来的科学成果。只是传教士念兹在兹的“福音”,在这三四百年中,并未得到大部分中国人的认同,甚至还有某些误解。”

    李天纲教授,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讲:简谈《徐光启全集》中的“论教文”《徐光启诗文集》编辑说明。

    任延黎教授山西太原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学硕士。意大利天主教圣心大学博士。主讲:从“礼仪之争”到“主教任命之争”。

    高超朋神父陕西周至教区神父。美国天主教大学伦理神学博士学位。现任佘山修院教务长,教授伦理神学。主讲:今日教会如何照顾离婚再婚的教友。 高神父说:“为了解决离婚和再婚的问题,有人认为教会应该放弃婚姻的不可拆散性。但我们要记住:婚姻的盟约正见证着天主对教会那永不改变的忠贞。在肯定耶稣基督的教导及教会的神圣传统的同时,我们也要关注到人灵的得救。正是在如上肯定的基础之上,我们才能试着在信仰、法律,以及具体生活之间找到一条适合于现代人的牧民之道。并且我们相信如此做的目的不是挑战基督的教导、教会的权威,而是要达成“人灵得救为教会最高法律”的理想。因为爱的法律适用于每个人,耶稣基督宽恕与仁爱的训示应特别体现在夫妻的整体生活中,如此才能使教会真正地成为普世救恩的圣事。”

    古伟瀛教授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史研所博士。曾任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系主任兼所长,现任台湾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研究领域包括中国近代史、史学方法、中国基督教会史等。主讲:“从对利玛窦提出异议的意义。”古教授认为,四百年来,对耶稣会利玛窦神父的研究相当多,利神父在中国天主教史及东西文化交流过程中的各种贡献也都有不少学者讨论及介绍过。本文则从对利氏生前死后迄于今日的批判入手,来检视其内容。全文提出两个主要论点:第一,这些异议其实是反映出那个时代的知识氛围及异议份子的个人学术背景及性格;其次,这些持异议的人也恰恰反衬出利玛窦的特色及重要历史意义。

    10日上午,唱《天主经》开始第二天的研讨会。首先由张可创教授主讲。张教授获得德国图宾根大学心理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后。现任上海政法学院社会学系副主任、教授。主讲:“论中国当代社会的福传工作:利玛窦福传对我们的启示”。张教授认为, 利玛窦神父的精神和在福传中的行为,给我们现代的福传工作具有以下几方面的启示:“第一、福传工作是有关人心灵改变的工作,它是需要耐心与倾听别人的声音的工作,是需要唤起别人心灵需求的工作,而不是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的工作。在福传中,我们一定要从分析别人的心理需求出发,有意识的满足别人的心理需求。这就要我们福传者要具有人际的敏感性。

    第二、福传工作是把好消息告诉别人的工作,是要让福音显现出大能的工作,我们要告诉别人这是好消息,就需要让这些好消息在我们自己的生命中,发挥出大能。用行动去彰显福音的精神是搞好福传的关键。

    第三、现代社会传播福音,除了要重视宣讲之外,更要重视服务,以积极服务于社会人群的行为,向这个充满自私和缺乏爱的世界里注入爱与生命的力量,以唤起别人心中的爱和人性中的善。

    第四、爱的精神,为福音愿意献出生命精神是现代社会福传中最为重要的精神,也是我们基督徒要不断寻求和用自己的行为彰显的精神。

    第五、活出福音的精神,活出有爱的生命,尊重每一个人,肯定每一个人的价值是我们在现代社会福传工作中应该体现出来的精神。

    第六、和不同群体的对话,发现社会生活中的善,和不同的人群进行深入的交往,用我们的行为向别人展示福音在我们身上的大能,促进福音的传播。

    第七,以简单,快乐的生活方式和乐观健康的生活态度,向这个充满物欲的世界展示不同的人生价值,促进现代人思考人生的意义,引起别人的改变。

    总之,作为现代的基督徒,一定要明白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同时我们也一定要深深扎根于这个世界,用我们的行为,我们的观念,我们的精神内涵,向这个世界注入爱与温暖,以我们对社会工作的积极参与,向这个世界展示灵性生命的光辉。我们基督徒通过与基督的相遇和与主的结合,促进我们内在生命的改变,是我们真正达到“思想上的出世和行为上的入世”的境界,以行为见证福音,促进福音的广泛传播。

    王美秀教授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研究兴趣主要有近现代基督宗教历史和运动、中国基督教、中国与梵蒂冈关系、美国基督宗教。主讲:“利玛窦与今日中国教会”。

    黎建球教授是台湾辅仁大学校长。获得辅仁大学哲学博士。曾任辅仁大学哲学系系主任、辅仁大学教务长,荣获天主教罗马教宗本笃十六世圣谕册封“圣大额我略教宗骑士团爵士”勋衔。现任台湾辅仁大学校长及哲学系教授。学术专长:形上学、伦理学、知识论。主讲:“利玛窦与徐光启”。

    甄健湘先生系意大利家协驻华代表、米兰国际家具展公司(Cosmit)新闻公关驻中国代表,主讲:“梵二精神光照下透视利玛窦对现今中国福传的意义”。

    董少新教授是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副研究员。获得中山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博士后。台湾清华大学历史所博士后。主要研究兴趣:东西方交往史,中国天主教史,欧洲海外扩张史,医学史,中葡关系史等。主讲:“利玛窦入京路线考察记”。

    晏可佳教授上海人。现任上海市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兼任中国宗教学会副秘书长、上海市宗教学会会长等。所涉领域包括当代宗教问题、宗教学理论、基督宗教和琐罗亚斯德教等。主讲:“略谈利玛窦文化遗产给我们的启示”。

    马达钦神父上海教区神父。曾任光启社总编。现任上海教区浦东总铎区总铎及唐墓桥路德圣母堂本堂。主讲:“和平之主与我们同在: 从教宗本笃十六世《和平文告》浅谈天主教会的社会观”。马神父说:当今,我国正致力于“构建和谐社会”,这是一个具有深刻内涵与美好前景的思想。“和谐”一词,出自音乐艺术的理念,各种乐器、各种声调,配合得当,相互谐调,如此,一弹一奏,都可以发出美妙动人、舒心怡情的乐曲来。这个目标,无疑是一个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极大发展且高度统一的境界。

    天主教会自耶稣基督亲自创立、经初期教会的宗徒们传扬开来至今,虽一直有天主圣神引导,不断在实践主耶稣当初的福音精神,但是,历史上由于人性的软弱,教会走过不少的弯路,就像一个学步的孩子,在跌跌撞撞中,蹒跚前行,逐渐成长。

    天主教信仰的核心是爱,爱主爱人,具体表现就是爱天主,爱人民,爱国家,爱社会。实践这个爱,就是在实践信仰。诚如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他的第一篇《和平文告》中向全体天主教信徒发出的邀请:教会,为忠于其从创立者那儿所领受的使命,必须致力于宣扬“和平的福音”,秉持坚定的信念,为此服务。

    天主教会每天都在神圣的弥撒开始时这样祈福: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恩宠、圣神的共融与我们同在!天主教会也在神圣弥撒中分享主耶稣圣体前这样祝祷:主耶稣基督,祢曾对宗徒们说:“我将平安留给你们,将我的平安赏给你们。求祢不要看我们的罪过,但看祢教会的信德,并按照祢的圣意,使教会安定团结,祢是天主,永生永王。”

     因为会议议程的变动, 原本发言的上海教区圣母献堂会刘淑静修女未能演讲, 她的题目是:对堂区修女角色与使命的反省。她认为:不仅仅是在堂区服务的修女,对所有的修道人,甚至于每一位基督徒而言,今日福传使命对我们的挑战和要求,首先要求我们做一个祈祷的人;其次是明白福音真理的人;然后是被圣神充满的人,是圣神叫我们明白真理,彻底更新,能面对一切困难和挑战;然后才能相称地为基督作见证。因此,堂区修女要永远牢记:常以本修会宗旨:“主之婢女在此”的精神,以福传为中心的迫切使命感,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协助本堂神父,力图把堂区不断地建设好,以此明确的目标,在堂区本职工作中更好地活出自己的使命,从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好使天主的国早日来临,彰显主荣。

    研讨会的最后阶段是由上海教区光启社社长陈瑞奇神父主持,由邢文之主教与特邀嘉宾综合讨论。内容围绕上海教区推动的“徐光启列品事宜”对中国教会及社会的意义和作用。嘉宾们积极热情的讨论把会议推向了高潮。我们在祈祷中期待着利玛窦与徐光启的早日列品。

    上海教区邢文之辅理主教在闭幕词中说再次呼吁:“我们祈求徐光启,祈求利玛窦,为我们的教会祈祷。”

    本次研讨会是天主教上海教区纪念利玛窦神父逝世400周年系列活动之一。利玛窦虽然已经逝世400周年了,但他还在中国,还在我们身边。让我们深切缅怀这位伟大的东方传教士,学习他的福传路线和精神,弘扬基督的福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