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历史 > b天主教教理 > 第一章 基督徒的入门圣事 >> 正文

第一章 基督徒的入门圣事

发表时间:11-02-09 来自: 作者:  点击次数:9725

1212. 基督徒入门圣事──圣洗、坚振和感恩(圣体)圣事,奠定整个基督徒生命的基础。 「借着基督的恩宠,人类分享天主性体,这与本性生命的肇始、发展和滋养有类似之处。信徒透过圣洗而重生;借着坚振而坚强,并在感恩(圣体)圣事中领受永生之粮。如此,借着基督徒入门圣事,他们常能更丰盛地接受天主的生命,并且迈向爱德的成全」。

第一条

圣洗圣事

1213. 圣洗是整个基督徒生命的基础, 进入在圣神内生活之门(vitae spiritualis ianua),以及通往其他圣事的大门。借着圣洗,我们从罪恶中获得解放,重生为天主的子女,成为基督的肢体,加入教会,并分担她的使命:「圣洗是在圣言中,借着水而重生的圣事」

一、怎样称这圣事?

1214. 我们根据这圣事的主要仪式,称它为圣洗:施洗(希腊文: baptizein) 含有「没入水中」、 「浸入水中」的意思;「浸入」水中象征慕道者(望教者)被埋葬于基督的死亡中,又借着与祂一起复活,从死亡中出来,成为「新的受造物」(格后5:17; 迦6:15)。
1215. 这件圣事亦称为借着圣神所施行的重生和更新的洗礼(铎3:5),因为它象征并实现那由水和圣神的再生;除非由水和圣神而生, 「没有人能进天主的国」(若3:5)。
1216. 「这洗礼称为光照,因为谁接受这(教理)教导,心灵就蒙受光照」。受洗者在洗礼中接受了圣言,即接受了「那普照每人的真光」(若1:9),在「蒙受光照」(希10:32)之后,成为「光明之子」(得前5 :5),也成了「光明」本身(弗5:8):

          
洗礼是天主恩赐最美丽、最奇妙的礼物……。我们称它为礼物、恩宠、傅油、光照、不朽的衣服、重生之洗、印记,以及一切最宝贵的东西。它是礼物,因为它是赠予那些一无所有的人的;它是恩宠,因为它是赐予罪人的;它是圣洗,因为罪恶被埋葬在水中;它是傅油,因为它是神圣和王家的(那些受傅者就是如此的);它是光照,因为它是灿烂的光辉;它是衣服,因为它遮盖了我们的羞耻;它是水洗,因为它洗涤我们;它是印记,因为它保护我们,且是天主主宰我们的标记。

二、救恩史中的圣洗

旧约里有关圣洗的预象

1217. 教会在逾越节的守夜礼仪祝福洗礼用水时,隆重纪念救恩史上的伟大事迹,这些事迹已预示圣洗的奥迹:

          
天父,……祢以不可见的德能,在圣事中实现奇妙的救世工程;祢在救恩历史中,以多种方式,借着祢所创造的水使人认识洗礼的恩宠。

1218. 自创世之初, 水──这卑微而又奇妙的受造物──已是生命和孕育生命的泉源。圣经说天主之神「孵卵式地」运行水上

          
祢的神在创世之初已运行在大水之上,使大水富有圣化的德能。

1219. 在诺厄方舟上,教会看到借圣洗使人得救的一个预象。的确,「当时赖方舟经由水而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生灵」(伯前3:20)。

          
祢曾借洪水预告了使人重生的洗礼,祢今天如同昔日,用水结束了人的罪恶,开始了义人的新生。

1220. 如果泉水象征生命,海水就是死亡的象征。因此海水可以是十字架奥迹的象征。借这个象征,圣洗象征与基督的死亡结合。
1221. 尤其以色列子民越过红海──从埃及的奴隶生活中获得真正解放的事件,宣告了圣洗所带来的解放:

          
祢使亚巴郎的子孙越过红海而不湿双足,摆脱了奴隶生涯,成为新约选民受洗获得自由的预象。

1222. 最后,横渡约旦河也预示了圣洗;天主子民借此接受福地的恩赐;这福地是天主预许给亚巴郎的子孙的,它是永生的预象。这继承福地的许诺在新约中得以实现。

基督的洗礼

1223. 旧约的一切预象都实现在基督耶稣身上。祂在约旦河接受洗者圣若翰的洗礼后,开始公开生活。祂在复活后,赋予宗徒们这个使命:「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一切」(玛28:19 -20)
1224. 我们的主自愿接受圣若翰为罪人所施的洗礼,以「完成全义」(玛3:15)。耶稣此举显示出祂的「自我空虚」(斐2:7)。在起初,天主创造天地时,那运行水面的圣神,现在降临基督身上,作为新创造的序幕,而圣父显示耶稣是祂的「爱子」(玛3:16-17)。
1225. 基督以祂的逾越,为全人类开启了圣洗的泉源。事实上,耶稣早已谈及祂将在耶路撒冷所应受的苦难,视之为祂当受的「洗礼」(谷10:38) 。耶稣被钉十字架上,从祂被刺透的肋旁流出血和水(若19:34),就是新生命的圣事──圣洗和圣体的象征:从此,我们可「由水和圣神而生」,好能进入天主的国(若3:5)。

          
看,你在哪里受了洗;看,洗礼从哪里来的;不是从基督的十字架,不是从祂的死亡来的吗?这正是整个奥迹的所在:祂为你而受死。是在祂内,你才被赎回;是在祂内,你才得到拯救。

教会内的洗礼

1226. 自五旬节圣神降临那天起,教会举行并施行圣洗圣事。圣伯多禄向惊愕的群众讲道,宣告说:「你们悔改罢!你们每人要以耶稣基督的名字受洗,好赦免你们的罪过,并领受圣神的恩惠」(宗2:38)。宗徒和他们的合作者为所有相信耶稣的人授洗:不论是犹太人、敬畏天主的人或是外邦人。洗礼常常与信德有着紧密的连系。圣保禄在斐理伯坐监时,对他的狱警宣告说:「你信主耶稣罢!你和你一家就必得救。」圣经接着记载:「狱警立刻领了洗,他的亲人也都领了洗」(宗16:31 -33)。
1227. 按圣保禄所说,信徒借着洗礼与基督的死亡结合,与基督一同被埋葬,也一同复活:

          
我们受过洗归于基督耶稣的人,就是受洗归于祂的死亡。我们借着洗礼已归于死亡与祂同葬了,为的是基督怎样借着父的光荣,从死者中复活了,我们也怎样在新生活中度生(罗6:3-4)

    
接受了洗礼的人,就「穿上了基督」(迦3:27)。借着圣神,洗礼是净化、圣化和使人成义的水洗。

1228. 圣洗因此是一种水洗;在这水洗中,天主圣言──那「不可朽坏的种子」──产生祂赋予生命力的效能。圣奥思定在论及洗礼时说:「天主的言语,与物质成分结合,就成为圣事」。

三、如何举行圣洗圣事庆典?

基督徒的入门

1229. 自宗徒时代起,人们就须经过入门过程,才可以成为基督徒。这过程包含几个不同的阶段,所需的时间可长可短;但常应包括下述要素:圣言的宣讲与接受福音,从而皈依,宣认信仰,接受洗礼,获受圣神的倾注和领圣体。
1230. 基督徒入门方式在不同时代,按照不同情况,具有很多不同方式。在教会最初的世纪里,基督徒入门方式已有很大的发展,它有漫长的慕道期(望教期)和一连串的准备仪式,透过这些礼仪,标志出慕道者培育过程中的不同阶段,最后是举行基督徒入门圣事的庆典。
1231. 在婴孩洗礼已成为惯常方式的地方,这圣事的举行,以非常简略的方式,综合基督徒入门式的各准备阶段而一次完成。然而,婴孩洗礼,按其性质而言,要求接受圣洗后的慕道期。这不只关系到在洗礼后需要给予教理讲授,而且洗礼的恩宠在那人成长的过程中,也需要发展。这正是教理讲授的适当时期。
1232. 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上,拉丁教会恢复了「分为若干阶段的成人慕道期」。我们能在《成人入门礼典》(1972)中找到有关的礼节。此外,大公会议也准许「在传教区,除了沿用基督徒传统所提供的入门礼要素外,也可以采用各民族习用的入门要素,只要这些要素能够适合于基督徒的礼仪」。
1233. 总之,今天在所有拉丁礼和东方礼的教会中,基督徒成人入门都是由进入慕道期开始,一直到达它的最高峰:在同一庆典中,接受圣洗、坚振和感恩(圣体)三件圣事。在东方教会的礼仪中,基督徒婴孩入门礼以圣洗开始,随即接受坚振和感恩(圣体)圣事;在罗马礼的教会中,婴孩在受洗后要接受几年的教理讲授,才以坚振和感恩(圣体)圣事完成基督徒入门过程的最高峰。

庆典的释义(释奥)

1234. 圣洗圣事的含意和恩宠,都借它庆典的仪式清楚显示出来。信友随着庆典的行动和话语,专心参与,便会逐渐进入并获得这圣事在每个新受洗的人身上所意指及实现的丰富[恩宠]。
1235. 在庆典开始时画十字圣号,是以基督的印号,印在领受者身上,为显示出他将是属于基督的,并表示基督借十字架为我们赢得的救赎恩宠。
1236. 宣读天主圣言,是以启示的真理,光照候洗者和会众,并激发信德的回应,这信德是与圣洗不可分割的。的确,圣洗特别是「信德的圣事」,因为它是进入信仰生活大门的圣事。
1237. 洗礼既然象征使人从罪恶并从引诱人犯罪的魔鬼手中获得解放,因此,主礼者向候洗者行一次(或多次)的驱魔礼,然后给候洗者傅抹候洗圣油或覆手,候洗者也明确表示弃绝魔鬼。如此作好准备,候洗者可以宣认教会的信仰,然后将透过圣洗「托付」给教会。
1238. 主礼借呼求圣神祷词,来祝圣洗礼用水(或在施洗时,或在逾越节守夜礼)。教会呼求天主,借祂的圣子,使圣神的德能降临在这水上,好使接受洗礼的人,能「由水和圣神而生」(若3:5)。
1239. 之后,就是圣事的必要仪式:就本义而言,洗礼透过与基督的逾越奥迹结合,象征并实现受洗者死于罪恶,进入至圣圣三的生命。洗礼以意味深长的方式──三次浸入水中──来完成。但自古以来,教会也可在候洗者头上三次倒水来施洗。
1240. 在拉丁教会中,施洗者向候洗者注水三次,同时说:「(名字),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你付洗。」而东方礼的方式是:候洗者转向东方,司铎说:「天主的仆人,(名字),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受洗。」每当呼号圣三每位的名字时,把受洗者没入水中,并扶起。
1241. 傅圣化圣油。这油加上香料,由主教祝圣,象征赋予新受洗者天恩圣神。新受洗者已成为基督徒,就是说:受圣神「傅油」的,与基督结成一体,受傅成为司祭、先知和君王。
1242. 在东方教会的礼仪中,洗礼后的傅油礼就是傅油(坚振)圣事。在罗马礼中,洗礼后的傅油则是预告第二次的傅油:将由主教以圣化圣油所施行的傅油礼,即坚振圣事,此圣事可以说是为「坚定」并完成洗礼的傅油。
1243. 白衣,象征受洗者已「穿上基督」(迦3:27),与基督一起复活了。烛光──从复活蜡烛上引燃的,表示基督光照了新受洗者。在基督内,受过洗的人已成为「世界的光」(玛5:14)。

      
现在,新受洗者在唯一的圣子内,成为天主的子女。他就有资格以天主子女的名义祈祷说:我们的天父。
1244. 初领圣体。新教友成为天主的子女,穿上了婚礼的礼服,被邀参与「羔羊的婚宴」,领受新生命的食粮──基督的体血。东方教会对保持基督徒入门圣事的完整合一,常有着活泼强烈的意愿,因而让所有新受洗的人,甚至包括婴孩,接受坚振及领圣体。这使人想起主的话:「让小孩子到我跟前来,不要阻止他们」(谷10:14)。拉丁教会则只允许那些已到达懂得运用理智年龄的人领圣体,但为表示圣洗圣事指向感恩(圣体)圣事,故携同新受洗的婴孩走到祭台前,以主祷文(天主经)祈祷:「我们的天父」。
1245. 隆重的祝福礼结束圣洗庆典。在为初生婴孩施洗时,母亲祝福礼占有特殊的位置。

四、谁可受洗?

1246. 「唯有未接受过洗礼的人,才能接受洗礼」。

成人洗礼

1247. 由教会创始之初起,在福音新传的地方,成人受洗是最正常的情况。准备成人受洗的慕道期,占有重要的位置。基督徒的信仰与生活的入门过程,应当准备慕道者(学道者)接受天主在圣洗、坚振及感恩(圣体)圣事中赋予的恩赐。
1248. 慕道期或培育慕道者的目标,在于帮助慕道者回应天主主动的召唤,并融合于一个教会的团体,带领他们走向成熟的皈依及信仰。这关系到「整个基督徒生活的训练……借此使门徒与其导师基督契合。因此慕道者应适当地学习进入救赎的奥迹并练习度福音生活,并应透过在各阶段逐次举行之神圣礼仪的引导,投入天主子民的信德、礼仪及爱德生活」。
1249. 慕道者「已和教会相连结,属于基督的大家庭, 他们经常度着信、望、爱的生活」。 「慈母教会也以爱护关切之情,犹如怀抱自己的儿女一样,去怀抱他们」。

婴孩洗礼

1250. 婴孩在诞生时已有堕落的人性,并被原罪所玷污,因此他们也需要在圣洗圣事中重生,好能由黑暗的权势中获得解放,被带入天主子女的自由国度,因为全人类都蒙召进入这国度。婴孩洗礼尤其显示出天主无条件地施予的救赎恩宠。如果教会和父母不在婴孩出生后尽快让他接受洗礼,便剥削了婴孩成为天主子女的无价恩宠。
1251. 基督徒的父母体认到让婴孩受洗,正符合他们身为抚养者的职责,即养育天主所托付给他们的生命。
1252. 为婴孩施洗,是教会自古以来的传统,自第二世纪起,已可明显证实其存在。很可能在宗徒开始宣讲福音的期间,当全「家」受洗时,也一并替婴孩施洗。

信德与洗礼

1253. 洗礼是信德的圣事。然而,信德需要信徒的团体。每位信友只有在教会的信德内,才能够相信天主。为接受洗礼所要求的信德,还不是完美和成熟的信德,只是一个开始,仍须继续发展。慕道者或其代父母被问:「你向天主的教会求什么?」他回答说:「信德!」
1254. 所有受洗的人──无论是儿童或成人,受洗后,信德仍须在他们身上成长。因此,教会每年在逾越节之夜,重宣圣洗的誓愿。受洗前的准备,只是带领人到达新生命的门槛。洗礼则是基督内新生命的泉源,从它涌出整个基督徒的生命。
1255. 为使洗礼的恩宠得以发展,父母的帮助十分重要。代父或代母也担当同样的角色;他们应具有坚定的信德,能够并准备好协助新受洗者──不论是儿童或成人,走上基督徒生活的道路。
1256. 他们的工作确实是教会的职责(officium)。整个教会团体也应负起部分责任,去发展和保护[受洗者]在洗礼时所接受的恩宠。

五、谁可施洗?

1256. 圣洗圣事的正权施行人是主教和司铎,在拉丁教会内,也包括执事。在必要时,任何人,即使未受洗,只要他具备应有的意向,都可施洗。应有的意向,就是愿意履行教会在施洗时所做的一切,并以天主圣三之名施洗。教会看出这可能性的理由,是因为天主愿意普世的人都得救,而且为获得救恩,洗礼是必需的。

六、圣洗的必要性

1257. 主亲自肯定,人为获得救恩,圣洗是必要的。祂也命令门徒向万民宣讲福音并为他们授洗。为那些已经聆听到福音而可能要求圣洗圣事的人来说,为获得救恩,洗礼是必要的。除了圣洗以外,教会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确保人们能进入永恒的福乐;因此,教会小心翼翼,唯恐忽略主所托付的使命,让所有能够受洗的人都「由水和圣神重生」 天主把救恩与圣洗圣事紧密相连,但祂自己却不受祂的圣事所束缚。
1258. 教会历来确信那些为了信仰而致命的人,虽然没有接受水洗,而是透过他们为基督而死、并与基督同死,而受洗的。这是血洗,如同愿洗一样,虽然没有圣事形式,却结出圣洗的果实。
1259. 慕道者在受洗前去世,只要他死前明显表示过受洗的渴望,连同他的悔罪和爱德,虽未及受洗,也肯定得救。
1260. 「由于基督是为所有的人而死的,而人最终的召叫,实际上又只有一个,就是天主的召唤。因此,我们必须说,圣神给众人提供参加逾越奥迹的可能性,但其方式只有天主知道」。凡是不认识基督福音和祂教会的人,只要按照他们所晓得的,寻求真理并承行天主的旨意,都能得救。我们可以假设,这样的人,如果知道洗礼是必要的,他们一定会明确地渴望洗礼。
1261. 至于还未受洗而夭折的儿童,教会只好把他们托付给天主的仁慈,一如在他们的葬礼中所表达的那样。事实上,天主的仁慈是那么伟大,祂愿意所有的人得救,而且耶稣这么喜爱孩子,祂曾说:「让小孩子到我跟前来,不要阻止他们。(谷10:14)」因此,我们有理由希望这些未受洗而死去的儿童,也有得救的途径。不过,教会仍迫切地再三要求:不可阻挡儿童借着圣洗的恩赐,来到基督跟前。

七、圣洗的恩宠

1262. 圣洗的各种效果,透过圣事有形可见的仪式表达出来。没入水中的行动象征死亡和净化,也象征重生和更新。所以,圣洗的两个主要功效,就是涤除罪恶和在圣神内重生。

为赦免罪恶

1263. 借着圣洗,一切罪恶,包括原罪和本罪,甚至应受的罪罚,都获得赦免。事实上,在重生的人身上,没有什么会阻止他们进入天主之国,无论是亚当的罪、本罪、或罪的后果(其中最严重的是与天主分离)。
1264. 在受过洗的人身上, 仍留有某些罪恶的现世后果,例如痛苦、疾病、死亡,以及由生命所遗传的软弱,如性格的弱点等,还有犯罪的倾向;就是圣传所谓的私欲偏情,或隐喻地说是「罪恶的温床」(fomes peccati):「我们要与私欲偏情搏斗;为那些不顺从、反而以基督耶稣的圣宠竭力反抗的人,私欲偏情是不能加害他们的」。事实上,「竞赛者如果按规矩竞赛,将得到花冠」。

「新的受造物」

1265. 圣洗不但涤除所有的罪恶,而且使新受洗者成为「新受造物」(格后5:17)、天主的义子,也就是「成为有分于天主的性体的人」(伯后1:4),成为基督的肢体,并与祂同为继承人(罗8:17),圣神的宫殿。

      
天主圣三赐予领洗的人圣化的恩宠,即成义的恩宠:

      
──借着三超德,使他能相信天主,寄望于天主并爱慕天主;

      
──借着圣神的恩赐,使他能依从圣神的推动而生活和行动;

      
──借着伦理的德行,使他能在善中成长。

      
这样,基督徒整个有机的超性生命,都植根于圣洗之中。

结合于教会──基督的身体

1267. 圣洗圣事使我们成为基督身体的肢体。 「从那时起……我们彼此不是同一个身体的肢体吗?」(弗4:25)圣洗使我们与教会结合成一体。从圣洗池中诞生了唯一的新约天主子民,它超越所有国家、文化、种族和性别,自然的或人为的限制:「我们众人都因一个圣神受了洗,成为一个身体」(格前12:13)。
1268. 受过洗的人都成了「活石」,为「建成一座属神的殿宇,成为圣洁的司祭」(伯前2:5)。由于洗礼,他们分受基督的司祭职,也分受祂先知和王者的使命。他们是「特选的种族、王家的司祭、圣洁的国民、属于主的民族,为宣扬那由黑暗中召叫他们,进入祂奇妙之光者的荣耀」(伯前2:9)。圣洗使信友分享普通司祭职。
1269. 受过洗的人成了教会的肢体;他不再属于自己(格前6:19),而是属于为我们死而复活的那一位。从那时起,他已蒙召在教会的共融里互相顺从,彼此服事,还应「信服并听从」教会的领袖(希13:17),以敬爱之情看待他们。正如圣洗带来责任和义务,同样,受过洗的人在教会怀中也享有权利:领受圣事,接受天主圣言的滋养,并获得教会灵性上的支持和帮助。
1270. 「受过洗的人重生成为天主的儿女,应该在人前宣示他们透过教会,由天主所接受的信仰」,并参与天主子民的使徒和传教活动。

基督徒合一的圣事性联系

1271. 圣洗建立了所有基督徒之间共融的基础,包括那些还未完全与天主教会共融的基督徒:「事实上,他们既信奉基督,并有效地接受了圣洗,便与天主教会建立某程度的共融,纵使不很完善。……借在圣洗内接受的信仰而成义的人,与基督结成一体,因而应当享有基督徒的名义,天主教徒理应承认他们为主内的弟兄」。 「因此,圣洗在所有借洗礼而重生的人中间,建立了合一的圣事性联系」。

不可磨灭的神印

1272. 受过洗的人,因圣洗而与基督结成一体,肖似基督。圣洗为基督徒盖上不可磨灭的灵性印记(神印),表示他隶属于基督。虽然罪恶能阻碍圣洗结出救恩的果实,但任何罪恶都不能拭去这印记。人只可受洗一次,不能重复受洗。
1273. 信友借圣洗与教会合成一体,接受圣事的印号,这印号祝圣他们去履行基督徒的宗教敬礼。圣洗的神印赋予基督徒能力和义务,使他们活泼地参与教会的神圣礼仪来事奉天主,并且借圣洁的生活和爱德行动的见证,履行由圣洗而有的司祭职。
1274. 主的印号(Dominicus character)是圣神为我们盖上的印号,「以待得救的日子」(弗4:30)。 「事实上,圣洗是永生的印号」。如信友能「保存这印号」到底,即忠于圣洗的要求,就能「带着信德的印号」,怀着受洗时的信德离开此世,在复活的希望中,期待着享见天主的幸福:这就是信德的完成。

撮要

1275. 基督徒的入门由三件圣事一起完成:圣洗圣事展开新的生命;坚振圣事坚强这生命;感恩(圣体)圣事以基督的体血来滋养门徒,为使他日益与基督同化。
1276. 「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一切!」(玛28:19-20)
1277. 圣洗使人在基督内诞生,获得新的生命。按照主的旨意,圣洗就如教会一样,为得救恩是必要的,是圣洗引人进入教会。
1278. 圣洗的必要仪式,是把候洗者没入水中,或在他头上注水,同时呼号圣三的名字,即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
1279. 圣洗的效果,或圣洗的恩宠,是一个极丰富的事实,包括:原罪和一切本罪的赦免,经此诞生而获得新的生命,成为天父的义子、基督的肢体和圣神的宫殿。基于同样的事实,受过洗的人与教会──基督的身体──结成一体,并分享基督的司祭职。
1280. 圣洗在人的灵魂印上不可磨灭的神印。这印号祝圣受过洗的人,去履行基督徒宗教敬礼。由于这神印,圣洗是不可重复接受的。
1281. 凡是为了信仰而致命的人,慕道者,或任何人──即使未认识教会,但受到恩宠的推动,诚心寻求天主,并努力承行祂旨意的人──虽然未及受洗,也可得救。
1282. 自古以来,就为婴孩施洗,因为洗礼是天主的恩宠和礼物,不需要先有人的功绩。婴孩是在教会的信德内受洗。进入基督徒的生命,可获得真正的自由。
1283. 至于那些未受洗而夭折的婴孩,教会的礼仪邀请我们信赖天主的仁慈,并为他们的得救而祈祷。
1284. 在必要时,任何人都可以施洗,只要他们有意向做教会所做的事,并须注水在候洗者头上,同时说:「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你授洗。」

第二部分

第一章

第二条

坚振圣事

1285. 坚振和圣洗及感恩(圣体)圣事共同组成「基督徒入门圣事」,我们必须维护这三件圣事的一体性。因此,我们应向信徒解释,为使圣洗的恩宠达到圆满,接受坚振圣事是必要的。事实上,「因着坚振圣事,他们[受过洗的人] 与教会更完善地连结起来,又因受到圣神特别力量的充实,更责无旁贷地以言以行,去宣扬并维护信仰,作基督真实的见证人」。事实上,「因着坚振圣事,他们[受过洗的人] 与教会更完善地连结起来,又因受到圣神特别力量的充实,更责无旁贷地以言以行,去宣扬并维护信仰,作基督真实的见证人」。

一、救恩史中的坚振圣事

1286. 在旧约时代,先知已宣布上主的神要居住在万民所期待的默西亚身上,使祂履行救赎人类的使命。当耶稣接受若翰的洗礼时, 圣神降临在祂身上,这是一个标记,指出耶稣就是要来的那一位,祂是默西亚、天主子。基督因圣神降孕,祂的整个生命和使命,是在完全与圣神的共融中实现。这圣神是天父「无限量地」赐给基督的(若3:34)。
1287. 圣神的这一切富饶不应只属于默西亚,也应传送给默西亚的全体子民。基督曾多次应许要倾注圣神,祂的应许在逾越节那天首先实现了(若20:22),接着,在五旬节那天更以惊人的方式实践。宗徒们充满圣神,开始宣讲「天主的奇事」(宗2:11),伯多禄宣布:圣神的倾注就是默西亚时代的标记。当时,凡相信宗徒的宣讲而受洗的人,都接受了圣神的恩赐。
1288. 「从那时起,宗徒为了完成基督的意愿,借着覆手,把圣神的恩赐传送给新受洗的人,使洗礼的恩宠达到圆满。因此,在致希伯来人书中,把覆手礼,连同洗礼的道理,都列入培育基督徒的基本教材中。天主教传统理所当然地承认覆手是坚振圣事的始源;此圣事以某种方式,使五旬节圣神降临的恩宠在教会内绵延不绝」。
1289. 在很早以前,为了更确切地表明圣神的恩赐,除覆手外,还有傅抹加香料的油(圣化圣油)。傅油礼阐明了「基督徒」一词的原意就是「受傅油者」,这名称源于基督本身,祂就是「天主以圣神傅了」的那位(宗10:38)。傅油礼一直流传至今,东方和西方的教会同样遵行。因着上述的理由,在东方,这圣事称为傅油(chrismation),即傅抹圣化圣油(chrisma),或香膏(myron)。在西方,则称为坚振(confirmation):表示它对圣洗圣事的确认,而完成基督徒的入门过程,并强化圣洗的恩宠,这都是圣神的果实。

东方和西方两个传统

1290. 在最初的几个世纪里,坚振通常与圣洗在同一庆典中举行;这就是圣西彼廉所称的「双重圣事」。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尤其是婴孩洗礼的次数终年不断地增加,乡村堂区的数目增多,教区的范围日广,以致主教不能主持所有的圣洗庆典。在西方,由于希望把「圣洗的完成」留给主教,所以把这两件圣事在不同时间分开举行。东方教会则维持这两件圣事的一体性,所以,是由付洗的司铎施行坚振圣事。但在这种情况下,主礼司铎只能使用由主教祝圣的「香膏」来施行这圣事。
1291. 罗马教会的一项习惯逐渐发展成西方现行的礼规,该习惯是:在洗礼后傅两次「圣化圣油」。第一次傅油,是在受洗者由洗礼池出来时,立即由司铎施行;这次傅油仍要由主教在新教友额上第二次傅油来完成。如今保留了由司铎以圣化圣油施行的第一次傅油礼,它与圣洗的仪式连结在一起,象征受过洗的人分享基督先知、司祭和王者的职务。如果是为成人施洗,便只施行一次圣洗后的傅油:这就是坚振圣事的傅油礼。
1292. 东方教会的做法,是更强调基督徒入门圣事的一体性。拉丁教会的做法则更清楚地表达出新基督徒与主教的共融;因为主教是其教会唯一性、至公性和宗徒性的保证人和仆人,由此他连接着基督教会的宗徒起源。

二、坚振圣事的标记和仪式

1293. 在坚振圣事的仪式中,该细想傅油的标记,以及它所象征的和所盖下的属神印记。

      
傅油,就圣经上和古代的象征来说,含义丰富:油是富裕和喜乐的标志,它洁净(在沐浴前后的傅油)和滋润身体(为运动员和角力者的傅油);它是治愈的标记,因为它纾解瘀肿和伤口的痛楚;它也带来美丽、健康和力量的光彩。
1294. 在圣事生活里,「傅油」也有上述的含意。在洗礼前,傅上「候洗圣油」,象征净化和强化;给病人傅油表示治疗和安慰。洗礼后,在「坚振礼」和「圣秩授予礼」中傅以「圣化圣油」,是祝圣的标记。借着坚振圣事,即那些接受了傅油的基督徒,更圆满地分享耶稣基督的使命,充满圣神的富饶,使他们的生命更能散发出「基督的馨香」。
1295. 借着傅油,领受坚振者接受了一个「记号」,就是圣神的印记。印记代表个人的印信, 是他权力的标记,是他拥有某物的标记。因此,士兵盖上他们将领的印记,奴隶盖上他们主人的印记。印记证实一个法律行为,或一分文件,并在某些情况下,有保密作用。
1296. 基督宣称自己是天父所印证的。同样,在基督徒身上也盖了印:「那坚固我们同你们在基督内的,并给我们傅油的,就是天主;他在我们身上盖了印,并在我们心里赐下圣神作为保证」(格后1:22)。这圣神的印记标示出我们整个属于基督,永远加盟为祂服务,也标示出天主的许诺,要在末世的重大考验中,保护[我们]。

坚振圣事庆典的举行

1297. 圣化圣油的祝圣是一个重要的行动,它虽在坚振圣事以前举行,但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坚振庆典的一部分。主教在圣周四主持圣油弥撒,为他的整个教区祝圣圣化圣油。在东方教会里,圣油祝圣的礼仪甚至保留给宗主教主持:

          
安提约基的叙利亚礼用下述的「呼求圣神祷词」来祝圣圣化圣油(香膏):「(圣父……请派遣圣神),降临在我们,及在我们面前的油之上,并予以圣化,好为那些接受它的傅油和印记的人,成为神圣的香膏、司祭的香膏、王者的香膏、喜悦的傅油、光明的衣服、救恩的外氅、属神的恩赐、灵魂和肉身的圣化、永存的福乐、永不磨灭的印记、信德的护盾、无敌的盔甲,以抵抗魔鬼的一切恶事」。

1298. 当坚振圣事庆典与圣洗圣事庆典分开举行,一如罗马礼所行,坚振圣事礼仪以领坚振者重宣洗礼誓词及宣认信仰开始,清楚显示坚振是在圣洗之后举行。如果成人受洗,则立即接受坚振、参与感恩祭并领圣体。
1299. 在罗马礼中,主教给全体领坚振者覆手,这手势从宗徒时代就象征恩赐圣神。主教覆手呼求圣神的倾注:

          
全能的天主,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之父,请祢垂顾这些已受洗者:借着洗礼,祢已从罪恶中拯救了他们,祢以水及圣神使他们重获新生。就如祢曾许诺的,如今求祢倾注祢的圣神于他们身上;圆满地赐给他们那曾停留在祢圣子耶稣身上的圣神,也就是智慧和聪敏之神、超见和刚毅之神、明达和孝爱之神;使他们充满敬畏天主之神。以上所求是因我们的主基督。

1300. 随后,就是坚振圣事的必要仪式。在拉丁礼中,「坚振圣事的施行,是覆手时在领坚振者额上傅以圣化圣油, 说: 『请借此印记,领受天恩圣神』(Accipe signaculum doni Spiritus Sancti)」 至于东方礼的教会,在呼求圣神的祷词之后,以「香膏」傅在领坚振者身体上、最具象征的部位: 额上、眼睛、鼻子、耳朵、口唇、胸膛、背上、双手、双足等;每次傅油时说:『天恩圣神的印记』。
1301. 最后以平安礼结束坚振圣事礼仪,象征并表示与主教及所有信友在教会内的共融。

三、坚振圣事的效果

1302. 从坚振圣事庆典的举行,可得知此圣事的效果是:圣神圆满地倾注在接受坚振者身上,正如昔日五旬节那天,倾注在宗徒身上一样。
1303. 从这一事实,可知坚振圣事带来圣洗恩宠的加增与加深:

      
──它使我们更深入地扎根在与天主的父子关系里,使我们呼号:「阿爸,父呀」(罗8:15);

    
──它使我们更紧密地与基督结合;

    
──它在我们内加增圣神的恩赐;

    
──它使我们与教会的连系更趋完美;

    
──它赋予我们圣神的特别力量作基督的真实见证人,以言以行传扬并维护信仰,勇敢宣认基督的名字,且决不以十字架为耻:

              
因此,你必须谨记,你接受了属神的印号,就是领受了智慧和聪敏之神、超见和刚毅之神、明达和孝爱之神、及敬畏天主之神;你该谨守你所接受的。天主父已在你身上盖上了祂的印号;主基督已坚定了你,并把祂的保证──圣神,放在你的心里。

1304. 坚振圣事就如它完成的圣洗圣事一样,只可接受一次,因为坚振圣事在人灵上盖了一个不能磨灭的、属神的印号──「神印」, 这是耶稣基督盖在每个基督徒身上的圣神之印记,为他佩戴上自高天而来的能力,好使他成为基督的见证人。
1305. 这「神印」使在圣洗中所接受的「普通司祭职」更趋完美。 「领坚振的人接受了力量, 这力量使人公开宣认基督,犹如职责所在(quasi ex officio)」。

四、谁可接受坚振圣事?

1306. 凡受过洗而尚未接受坚振的人,均可并应该接受坚振圣事既然圣洗、坚振和感恩(圣体)圣事合成一个整体,那么「信友就有义务在适当的时候接受坚振圣事」。虽然缺了坚振圣事和感恩(圣体)圣事,圣洗圣事当然还是有效且有效益,但基督徒的入门过程终究尚未完成。
1307. 拉丁教会的传统,以「辨别是非的年龄」作为接受坚振圣事的参考。但倘若遇有死亡危险时,尽管他们仍未达到辨别是非的年龄,也应给婴孩施行坚振圣事。
1308. 虽然有时称坚振圣事为「基督徒成熟的圣事」,但决不能把信仰上的成熟与生理上的成熟相混淆,也不应忘记,圣洗的恩宠是无条件地赐给人,又是人无功而获选的恩宠,无须「认可」便生效。圣多瑪斯对此事这样说:

          
生理的年龄不可作为灵魂成熟程度的鉴别。因此,即使在童年,人亦可达到灵性上的成熟,正如智慧书上说:「可敬的老年并不在于高寿,也不在于以年岁来衡量」(智4:8)。很多儿童年纪尚轻,却因接受了圣神的力量,而勇敢为基督奋斗,甚至倾流自己的血。

1309. 坚振圣事的准备,目的是引导基督徒与基督更亲密地结合,并更热烈地亲近圣神,熟悉祂的行动、祂的恩赐和祂的呼召,好能更胜任地承担基督徒生活上的使徒责任。为此,坚振圣事的教理讲授,应致力于唤醒对耶稣基督的教会,即对普世教会和堂区团体的归属感。堂区团体对于领坚振者的准备,负有特殊的责任。
1310. 领坚振者必须处于恩宠状态,首先宜接受忏悔圣事,好能洁净自己,以接受圣神的恩赐。应以更热心的祈祷,妥作准备,好能以顺从和待命的心,接受圣神的力量和恩宠。
1311. 正如受洗,准备接受坚振圣事的人宜物色代父或代母,好能得到灵性上的协助。为强调圣洗圣事和坚振圣事的一体性,最适宜由同一人担任坚振圣事和圣洗圣事的代父或代母。

五、坚振圣事的施行人

1312. 主教是坚振圣事的原本施行人。

      
在东方礼,通常是由付洗的司铎,在同一庆典中施行坚振圣事。但该司铎要用由宗主教或主教所祝圣的「圣化圣油」来施行坚振圣事,这表示教会的宗徒性合一,而其连系借坚振圣事得以加强。在拉丁教会中,同样的规定也适用于成人的洗礼,或于接纳一位已在其他基督徒团体受过洗的人与教会完全共融,而该团体并无有效的坚振圣事。
1313. 在拉丁礼,坚振圣事的正权施行人是主教。主教虽然可为了重大的理由,把施行此圣事的权柄授予一些司铎,但因这圣事本身的意义,还是由主教亲自施行这圣事最适宜,不要忘记,就是基于此理由,才将坚振圣事与圣洗圣事在时间上分开举行。主教是宗徒的继承人,接受了圆满的圣秩圣事,由他们施行坚振圣事,正好显示出坚振圣事的效果是使领坚振者与教会、与教会的宗徒起源、及与教会为基督作见证的使命,更密切结合。
1314. 如有基督徒处于死亡的危险,任何一位司铎均应为他施行坚振。事实上,教会不愿让她的任何一位子女,即使是年纪最小的,在离开人世前,仍未由圣神以基督圆满的恩赐而得到成全。

撮要

1315. 「当时,在耶路撒冷的宗徒,听说撒玛黎雅接受了天主的圣道,便打发伯多禄和若望往他们那里去。他们二人一到,就为他们祈祷,使他们领受圣神,因为圣神还没有降临在任何人身上,他们只因主耶稣的名受过洗。那时,宗徒便给他们覆手,他们就领受了圣神」(宗8:14-17 )。
1316. 坚振圣事使圣洗的恩宠得以圆满。它是赋予圣神的圣事,使我们更深入地扎根于与天主的父子关系里,更坚固地成为基督的肢体,更牢固地与教会连系,更密切地与教会的使命相联合,帮助我们以言以行来见证基督徒的信仰。
1317. 如同圣洗圣事一样,坚振圣事在基督徒的灵魂上盖上神印或不可磨灭的印记;因此,人一生只可领受一次坚振圣事。
1318. 在东方礼,付洗后随即施行坚振圣事,然后参与感恩祭;这传统强调基督徒入门三件圣事的完整合一。在拉丁教会中,这圣事为已达到辨别是非年龄的人施行,并通常保留由主教举行庆典,以表示这圣事加强领受者与教会的关系。
1319. 已经达到辨别是非年龄的坚振圣事候选人,应宣认信仰,处于恩宠的状态,怀有领受这圣事的意向,并妥作准备,以便在教会团体和现世事务里,担任基督门徒和见证人的角色。
1320. 坚振圣事的必要仪式,是在受过洗的人额上傅以圣化圣油(在东方礼,也傅在身体其他部位上),依照罗马礼,施行人同时覆手说:「请借此印记+领受天恩圣神」(Accipe signaculum doni Spiritus Sancti),而在拜占廷礼,施行人则说: 「天恩圣神的印记」。
1321. 当坚振圣事庆典与圣洗圣事庆典分开举行时,为表达这两件圣事的关连,重宣圣洗誓愿是其中一种方式。坚振圣事在感恩祭中举行,有助于强调基督徒入门圣事的完整合一。

第三条

感恩(圣体)圣事

1322. 感恩(圣体)圣事完成基督徒入门过程。凡因圣洗而提升到王者司祭的尊严,借坚振而更深入肖似基督的人,透过感恩祭,与整个团体一起参与主自己的祭献。
1323. 「我们的救主,在祂被出卖的那一夜,在最后晚餐中,建立了祂体血的感恩祭礼,使十字架的祭献得以永留于后世,直到祂再度来临。主同时把祂死亡复活的纪念,托付给祂所挚爱的净配──教会。这是仁爱的圣事、团结的标记、爱德的联系、逾越的宴会,『在此宴会中我们以基督为食粮,使心灵充满恩宠,并获赐将来荣福的保证』」。

一、感恩(圣体)圣事教会生活的泉源与高峰

1324. 感恩(圣体)圣事是「整个基督徒生活的泉源与高峰」。 「至于其他圣事,以及教会的一切职务和传教事业,都与感恩(圣体)圣事紧密相联,并导向这圣事;因为至圣的感恩(圣体)圣事含有教会的全部属神宝藏,也就是基督自己,祂是我们的逾越」。
1325. 「感恩(圣体)圣事是与天主生命相通、与天主子民共融合一的有效标记及最卓越的源头,教会是借此而存在的。感恩(圣体)圣事既是天主在基督内圣化世界的高峰,也是人在圣神内敬拜基督,并借着基督敬拜天父的高峰」。
1326. 最后,借着感恩庆典(弥撒),我们已与天上的礼仪相融合,且预尝永生,在那时,天主将是万物之中的万有。
1327. 简言之,感恩(圣体)圣事是我们信仰的总纲和综合:「我们的思想方式与感恩(圣体)圣事相符合;反过来说,感恩(圣体)圣事亦坚定我们的思想方式」。

二、怎样称这圣事?

1328. 这圣事所具有取之不尽的富饶,可由其不同的名称表达出来。不同的名称展现出此圣事的不同层面。我们称这圣事为:

      
感恩礼(Eucharist)。如此称之,因为这圣事是向天主谢恩的行动。这两个希腊字eucharistein(祝谢:路22:19;格前11:24)及eulogein(祝福:玛26:26;谷14:22),让人想起犹太人的──尤其用膳时候的─ ─祝谢祷词,这些祝谢祷词宣扬并赞颂天主创世、救赎和圣化的工程。
1329. 主的晚餐。如此称之,因为这圣事连接着主在受难前夕与门徒一起享用的晚餐;借此我们预享那在天上耶路撒冷的羔羊婚宴。

      
擘饼。如此称之,因为耶稣采用了这源自犹太人用餐的特有仪式:祂以主人的身分,祝谢并把饼擘开,分给众人,祂刻意地在最后晚餐中这样做了。耶稣复活后,门徒就是因这动作而认出祂来,初期的基督徒也用这个说法来称呼感恩聚会。他们借着分饼来象征:凡分食同一个擘开的饼──基督──的人,就是进入与祂的共融中,并在祂内形成一个身体。

      
感恩聚会(synaxis)。如此称之,因为感恩(圣体)圣事是在信友聚会中举行的,这是教会的有形表达。
1330. 主受难和复活的纪念。

      
神圣的祭献(圣祭)。如此称之,因为它是救主基督的唯一祭献的实现,并包括教会的奉献;它也称为弥撒圣祭、「赞颂之祭」(希13:15)、属神的祭献、圣洁的祭献,因为它完成并超越旧约的一切祭献。

      
神圣的礼仪。如此称之,因为在这圣事的庆典中,找到教会整个礼仪的核心及最深刻的表达;在同一意义下,我们也称这圣事为神圣奥迹的庆典。又称之为至圣圣事,因为它是圣事中的圣事。这名称也用于存放在圣体柜里祝圣过的饼酒。
1331. 共融(领圣体)。如此称之,因为借此圣事,我们与基督结合。基督使我们分享祂的体血,成为一个身体;我们也称之为神圣之物(tahagia; sancta)──这是宗徒信经所说「诸圣相通」的原本意义──天使的食粮、天上的食粮、常生之药、天路行粮(Viaticum)……
1332. 神圣的弥撒(Missa)。如此称之,因为这实现救恩奥迹的礼仪,在结束时派遣(missio)信友,好使他们能在日常生活里实践天主的旨意。

三、救恩史中的感恩(圣体)圣事

饼酒的标记

1333. 借着基督的话语和祈求圣神,使饼酒成为基督的体血,是感恩礼的核心。教会忠于主的命令,为纪念祂,继续做祂在受难前夕所做的:「祂拿起饼来……」,「祂拿起一杯葡萄酒……」,直到祂光荣地再来。饼酒以超乎我们理解的方式成为基督的体血,饼酒的标记也继续象征天主创世的慈恩。因此,在献礼中,我们感谢造物主赐给我们饼酒──「人类劳动」的成果,但它们首先是「大地的产物」和「葡萄树的果实」,是造物主的恩赐。教会在「君王司祭」默基瑟德「带来饼酒」(创14:18)的行动中,看到了自己献礼的预象。
1334. 在旧约时代,人把饼和酒,与大地的其他初果一起呈上,作为祭献,这表示对造物主的知恩。但是,在「出谷」事件里,饼和酒又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以色列人每年在逾越节所吃的无酵饼,是纪念天主解救他们仓皇逃离埃及;也纪念天主在旷野降下玛纳,使以色列人时常谨记,要靠天主的圣言作为生活的食粮最后,日用的食粮是预许福地的出产,是天主信守祂许诺的保证。犹太人在逾越节晚餐结束前举起「祝福之杯」(格前10:16),为酒带来的庆节般的欢乐,增添了末世的幅度,亦即期待着默西亚降来重建耶路撒冷。当耶稣建立感恩(圣体)圣事时,祂赋予祝福饼和酒的行动一个新而决定性的意义。
1335. 在增饼奇迹里,主[拿起饼来]祝谢后,擘开,交由门徒分给群众,让他们吃饱;这预示祂感恩(圣体)圣事的独特食粮是如此丰盛,取之不尽。在加纳婚宴上变水为酒的标记,已预告耶稣受光荣的时刻。它显示在天父的国里婚宴的圆满,在那里,信友畅饮那成为基督宝血的新酒。
1336. 耶稣首次预告感恩(圣体)圣事时,使得门徒分裂,如同祂预告受难时一样,引起他们反感:「这话生硬,谁能听得下去呢?」(若6:60)感恩(圣体)圣事和十字架同是绊脚石。这是同一的奥迹,不断成为分裂的原因。 「难道你们也愿走吗?」(若6:67):主所提出的这个问题,经年累月地在回响着。祂爱的邀请使我们发现,唯有祂才有「永生的话」(若6:68);谁以信德来接受祂感恩(圣体)圣事的恩赐,就是接纳祂自己。

感恩(圣体)圣事的建立

1337. 主既然爱了属于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当祂知道时辰已到,要离开世界回到父那里去时,祂在晚餐中为他们洗脚,并交给他们爱的命令。为留给他们这爱情的保证,为使他们与自己永不分离,并且为让他们参与祂的逾越,祂建立了感恩(圣体)圣事,作为祂圣死与复活的纪念,并吩咐祂的宗徒要举行这事,直至祂的再来;「于是将他们立为新约的司祭」。
1338. 三部对观福音和圣保禄,都给我们传述了感恩(圣体)圣事的建立;至于圣若望,他则记载了耶稣在葛法翁会堂,为准备建立感恩(圣体)圣事所说的话:基督指明自己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生命之粮。
1339. 耶稣选择了逾越节来实现祂以前在葛法翁所预告的:把自己的体血赐给祂的门徒:

      
无酵节日到了,这一天,应宰杀逾越节羔羊。耶稣打发伯多禄和若望说:「你们去为我们预备要吃的逾越节晚餐罢!」……他们去了,……并预备了逾越节晚餐。到了时候,耶稣就入席,宗徒也同祂一起。耶稣对他们说:「我渴望而又渴望,在我受难以前,同你们吃这一顿逾越节晚餐。我告诉你们:非等到它在天主的国里成全了,我决不再吃它。」 ……祂遂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晚餐以后,耶稣同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所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路22:7-20)。
1340. 耶稣与宗徒在逾越节餐宴上举行这最后晚餐时,给犹太人的逾越节赋予了决定性的意义。事实上,新的逾越,就是耶稣通过死亡和复活到达父那里,这在最后晚餐中提前实现,且在[今天的]感恩祭中庆祝。感恩祭完成犹太人的逾越节,并提前实现教会在天国的光荣中最终的逾越。

「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

1341. 耶稣命令要重复祂的行动和话语,「直到祂再来」。这命令不但要求我们怀念耶稣及祂所做的一切,且是针对由宗徒和他们的继承人所举行的礼仪庆典,纪念基督、祂的生活、祂的死亡和复活、以及祂在父前的代祷。
1342. 从一开教会就一直忠于主的命令。关于耶路撒冷的教会,宗徒大事录这样记载:

          
他们专心听取宗徒的训诲,时常团聚,擘饼,祈祷。 ……每天都成群结队地前往圣殿,也挨户擘饼,怀着欢乐和诚实的心一起进食(宗2:42,46)。

1343. 基督徒尤其在「一周的第一天」──主日,即耶稣复活的日子,团聚一起「擘饼」(宗20:7)。自那时起,直到今天,感恩(圣体)圣事庆典一直绵延不断;如今,在教会里,我们在各处都可以参加这具有同样基本结构的感恩祭。它依然成为教会生活的中心。
1344. 如此,感恩祭一次一次地举行,次次都在宣告耶稣的逾越奥迹,「直到祂再来」(格前11:26);旅途中的天主子民,「经过十字架的窄门而前进」,走向天上的盛宴;那时,所有被选的人将在天国里坐席。

四、感恩祭的礼仪庆典

世代相传的弥撒

1345. 从第二世纪起,我们已有殉道者圣犹思定的见证,他描述了感恩祭程序的基本轮廓。直到今天,这轮廓仍完好地为各大礼仪族群所保存。圣犹思定曾在公元155年左右,向外教皇帝虔诚者安多尼(Antoninus Pius)解释基督徒所做的:

          
在我们称为「太阳日」这天,住在城市和乡间的信众,都前来聚集在同一地方。

          
按照时间许可,诵读宗徒的记载和先知的著作。

          
读经者读毕,主席便教导和勉励会众仿行这些美好之事。

          
然后,我们一同起立祈祷:为我们自己……,也为所有其他的人祈祷,无论他们身在何地,好使我们都能正直地生活和行动,并忠于诫命,以获得永远的救恩

          
祈祷结束后,我们彼此亲吻。

          
然后,有人递上饼与一杯混合了水的酒,交给众弟兄的主席。

          
他接过饼酒,便因子及圣神之名,光荣称颂宇宙之父;并以相当长的时间感恩(希腊文:eucharistian),使我们堪当领受这些恩赐。

          
当他祈祷和感恩完毕,全体会众便高声回应:「阿们」。

          
主席感恩与民众回应之后,我们中那称为执事者,就把祝谢过的饼以及酒和水,分给在场参礼的人;也带给那些不在场的人。

1346. 感恩祭礼仪按照它的基本结构展开,这结构历经许多世纪,一直保存到今天。它包含着两大部分,这两大部分基本上形成一个整体:

      
──会众集合,圣道礼仪,包括宣读圣经、讲道和信友祷词;

      
──感恩礼仪,包括呈献饼酒、有祝圣效果的感恩祈祷(感恩经)和领圣体礼。

      
圣道礼仪和感恩礼仪,共同组成「一个整体的敬礼行动」事实上,在感恩祭里,为我们摆设的筵席,既是天主圣言的筵席,也是主的身体的筵席。
1347. 这不就是「复活的耶稣跟门徒所共进的逾越节晚餐」的情节吗?复活的耶稣与他们同行时,给他们讲解圣经,然后与他们同席进餐时,「祂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

礼仪庆典的进行

1348. 所有信友聚集一起。基督徒来到同一地方举行感恩聚会。此聚会之领导者是基督自己,祂是感恩祭的主要执行者(principalagent)。祂是新约的大司祭,是祂亲自以不可见的方式主持整个感恩庆典。主教或司铎则是以基督元首之名(inpersona Christicapitis)代表祂主持聚会,在宣读圣经后讲道,接受献礼并以感恩经祈祷。所有的人在庆典中,都各按其分,主动参与:宣读圣经、呈献礼品、送圣体圣血,全体会众则以「阿们」显示他们的参与。
1349. 圣道礼仪的读经包括「先知的著作」,即旧约圣经和「宗徒的回忆录」,即宗徒书信和福音。宣读圣经后就是讲道,劝勉众人接受圣言,并切实当作天主的话来领受,且付诸实行。随后,为全人类代祷,正如宗徒所说的:「首先我劝导众人,要为一切人恳求、祈祷、转求和谢恩,并为众君王和一切有权位的人代祷」(弟前2:1-2)。
1350. 呈献礼品:然后有时以列队方式,把饼酒带到祭台,由司祭以基督之名在感恩祭中奉献,使之成为基督的体血。这正是基督在最后晚餐中所做的行动:「拿起饼和杯来」。 「唯有教会能向造物主献上这纯洁的祭品,即以感恩之心,向造物主献上祂所创造的」。祭品呈献到祭台,是沿用默基瑟德的举动,并将造物主的恩赐交托在基督的手中。是基督在祂的祭献里,使人类的献祭达致完美。
1351. 从起初,基督徒带来为感恩祭用的饼酒,也同时带来他们的礼物,为分给有需要的人。这奉献(捐献)的习惯是合乎时代的,是由基督的榜样所启发的,祂成了贫困的,好使我们成为富有的:

          
那些富裕的,和愿意的人,按照各人的能力捐献。收集的捐献,交给主席,用来帮助孤儿寡妇、病人或因其他原故而有所匮乏的人,如囚犯、移民等。总之,是援助所有贫困的人。

1352. 感恩经(anaphora):借着感恩经──感恩和祝圣的祈祷,我们到达庆典的中心和高峰:

          
在颂谢词里,教会借着基督、在圣神内,感谢圣父;感谢祂所做的一切工程:创造、救赎和圣化的工程。整个团体连同天上的教会、天使和全体圣人,不停地赞颂天主,向祂高唱「圣、圣、圣」。

1353. 在呼求圣神祷词(epiclesis)里,教会祈求圣父派遣祂的圣神(或祂圣化的德能)降临于饼酒之上,使饼酒借着圣神的德能成为耶稣基督的圣体圣血,并使那些分享感恩祭宴的人,成为一心一体(某些礼仪传统把呼求圣神祷词编排在纪念祷词[anamnesis]之后)。

      
在建立圣体圣血的叙述里,基督所言所行的力量,以及圣神的德能,使基督的圣体圣血,也就是祂在十字架上一次而为永久所完成的祭献,以圣事的方式,临现于饼酒形下。
1354. 在随后的纪念祷词里,教会纪念耶稣基督的苦难、复活和光荣地再来;将圣子为使我们与天主和好的祭献,呈献给天主父。

    
在求恩祷词(intercessions)里,教会表示感恩祭是天上人间的整个教会一起举行的,包括生者、死者;并与教会的牧者,即教宗、教区主教和他的司祭团及执事、以及普世主教和他们的教会,团结合一。

1355. 在领圣体礼部分,念完主祷文(天主经)及擘饼后,信友领受「天上的食粮」和「救恩之杯」──即基督的体和血,祂「为世界的生命」(若6:51)把自己奉献出来。

          
这饼酒是「祝谢过的」(古老用法是采被动式eucharisted),因此,「我们称这食粮为祝谢过的饼(eucharist);只有相信我们所讲的是真理,受过洗而获得罪赦和重生,并按基督的教训而生活的人,才可分享这食粮」。

五、圣事性的祭献:感恩、纪念、临现

1356. 基督徒从开始便举行感恩祭。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也有不同的礼仪传统,但感恩祭的本质从未改变,因为我们自知受命于主,为主的命令所约束;祂在受难前夕吩咐说:「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格前11:24-25)。
1357. 我们为纪念祂的牺牲(祭献)而举行庆典,来遵守主的这项命令。这样做,我们就是向天父呈献祂自己所赐给我们的:祂创造的恩赐──饼和酒,而这饼和酒借着圣神的德能和基督的话语,成了基督的体血;基督就是如此真实而奥妙地临现。

因此,我们应把感恩祭视为:

    
──向父的感恩和赞颂;

    
──基督及其身体所作祭献的纪念;

    
──基督借其圣言和圣神德能的亲临。

向父的感恩和赞颂

1359. 感恩祭──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救赎我们的圣事──也是为感谢天主创世工程的赞颂之祭。在感恩祭里,经由基督的死亡和复活,将所有天主钟爱的受造物,呈献给天父。通过基督,教会便能为感谢天主在受造物和人类中所做的美好和正义的一切,献上赞颂之祭。
1360. 感恩祭是呈献给天父的感恩之祭,是对天主的赞颂,教会借此表达她对天主的知恩,感谢祂的一切恩惠,也感谢祂借创造、救赎和圣化所完成的一切。感恩祭首先是表达「感恩」的心意。
1361. 感恩祭也是赞颂之祭,教会借此以万物之名颂扬天主的光荣。这赞颂之祭只有通过基督才得实现:基督把信徒与祂自己、连同祂的赞颂和代祷结为一体,好能借着祂、偕同祂,向天父呈献赞颂之祭,并在祂(基督)内蒙受悦纳。

基督及其身体──教会──所作祭献的纪念

1362. 在教会──基督的身体──的礼仪中,感恩祭是基督逾越的纪念,是祂唯一祭献的实现和圣事性的奉献。所有的感恩经中,在建立圣体圣血的叙述之后,都有一端称为纪念(anamnesis)的祷词。
1363. 按照圣经的意义,纪念不但意指回忆往事,也是宣告天主为人类所完成的奇迹异事。在举行这些事件的礼仪时,这些事件透过某种方式而得以临在和实现。以色列子民就是以这种方式,了解他们出离埃及的事件:每当他们庆祝逾越节时,出谷的事件便临现在信徒的记忆中,如此促使他们的生活符合这事件。
1364. 纪念在新约中得到了一个新的含义。每当教会举行感恩祭时,就是在纪念基督的逾越奥迹,这奥迹亦借此而临现:基督在十字架上一次而永远完成的祭献万古常新。 「每次在祭台上举行基督──我们的逾越羔羊──在十字架上所作的祭献,就是实行我们得救的工程」。
1365. 由于感恩祭是基督逾越的纪念,所以它也是一个祭献。感恩祭的祭献特质显示在基督建立这圣事的话上:「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以及「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路22: 19-20)。在感恩祭中,基督所交付的身体,就是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交付的身体;所交付的血,就是祂「为大众倾流,以赦免罪过」的血(玛26:28)。
1366. 所以,感恩祭是祭献,因为它使十字架的祭献重现(临到现场),因为它是十字架祭献的纪念,也因为它应用十字架祭献的果实:

          
[基督]我们的主、天主,以代祷者之身死在十字架祭台上;祂借此一次而永远地奉献自己给天主父,为人类实现祂永恒的救赎。可是,祂的死亡不应使祂的司祭职中断(希7:24,27),于是,祂在最后晚餐,即「祂被交付的那一夜」,愿意留给教会──祂钟爱的净配──一个有形可见的祭献(正如人性所要求的),以便重现祂在十字架上一次而永远地所完成的流血祭献,使此祭献的纪念一直流传至世界的终结(格前11 :23),并使其救赎效能应用在我们身上,赦免我们每日所犯的罪过。

1367. 基督的祭献和感恩祭的祭献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祭献:「所奉献的祭品是同一个,如今借司祭的职务作奉献的,和当时那位在十字架上作自我奉献的,是同一位,只是奉献的方式不同而已」。 「在弥撒中所完成的神圣祭献里,同一基督身在其中,以不流血方式自作牺牲;祂昔日以流血方式在十字架的祭台上一次而永远地奉献了自己」。
1368. 感恩祭也是教会的祭献。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参与她元首的奉献。教会偕同基督完全奉献自己。她结合于基督的代祷,为全人类祈求天父。在感恩祭中,基督的祭献也成为祂肢体的祭献。信友的生活,他们的赞美、痛苦、祈祷、工作,都与基督的赞美、痛苦、祈祷、工作,及祂整个的奉献结合,因而获得新的价值。基督的祭献临现在祭台上,使世世代代的基督徒,都可以与祂的奉献相结合。

          
在地下墓穴的画象上,教会常被画成一位正在祈祷的妇人,她伸开双臂祈祷。正如基督在十字架上伸开双臂,教会也借着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内,奉献自己,并为全人类代祷。

1369. 整个教会都与基督的奉献和代祷结合。教宗担负着伯多禄在教会中的职务,他与每次举行的感恩祭相连合,在感恩祭中,他被称为普世教会合一的标记和仆人。地方主教常是感恩祭的负责人,即使由司铎主持的也是如此;诵念感恩经时,提及他的名字,表示他在他的司铎团当中,并由执事所协助,是个别教会的首领团体也为所有圣职人员祈祷,他们为团体,并偕同团体,奉献感恩祭献:

          
唯有由主教,或由他所授权的人所主持的感恩祭,才被视为是合法的。

          
基督信徒的属神祭献,是借着司铎的职务,与唯一中保基督的祭献结合而完成;就是说,这祭献是借司铎的手,以整个教会的名义,在感恩祭中,以不流血的圣事方式所奉献的,直到主再来临。

1370. 与基督祭献相结合的,不但是现世的信友,也包括那些已经在天上受光荣的信友:教会纪念荣福童贞玛利亚,以及所有圣人圣女,并联同他们,一起奉献感恩祭。在感恩祭中,教会一如在十字架下,偕同玛利亚,与基督的奉献和代祷相结合。
1371. 感恩祭也为去世的信友──「那些在基督内逝世,却尚未完全净化的信友」──而奉献,好使他们能进入基督的光明和平安里:

          
把这身体随便埋在哪里吧!不要为它烦恼!我只要求你们,无论在那里,都要在主的祭台前纪念我。

          
然后,[在感恩经中]祈祷时,我们为已亡的神长、主教,总之,为所有先我们而安息的人代祷,我们相信由于那神圣可敬的牺牲者之临现,我们为亡者献上恳祷,这为他们的灵魂是有极大益处的。 ……当我们为亡者向天主呈上祈祷时,即使他们曾是罪人,……我们献上那为我们的罪而自作牺牲的基督,如此使人类之友──天主──垂怜亡者,也垂怜我们。

1372. 圣奥思定巧妙地概括了这端信理,鼓励我们日益圆满地参与感恩祭中所庆祝的我们救主的祭献:

          
这个完全得到救赎的城市,亦即诸圣的聚会和团体,经由大司祭呈献给天主,作为普世的祭献。这位大司祭取了奴仆的形体,在受难中,为我们众人奉献了自己,使我们成为这伟大元首的身体。 ……这就是基督徒的祭献:「我们虽多,在基督内只是一个身体」(罗12:5)。教会不断地以教友都熟知的祭台上的圣事重行(reproduce)这个祭献;教会也很明白,随着她所奉献的,她自己也被奉献了。

基督借其圣言和圣神的德能临现

1373. 「那已死、或更好说已复活,现今在天主右边,代我们转求的基督耶稣」(罗8:34),以不同的方式临现于祂的教会内:在祂的圣言中,在教会的祈祷中,因为「哪里有两个或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玛18:20);在贫穷、病弱和被囚禁的人当中(玛25:31-46);在祂所建立的圣事中,在弥撒圣祭中,并在圣职人员身上。但「最高峰,是祂临现于感恩(圣体)圣事的饼酒形下」。
1374. 基督临现于感恩(圣体)圣事的饼酒形下,其方式是独一无二的。祂提升感恩(圣体)圣事,使之超越其他圣事,成为「灵性生活的圆满,和所有圣事的终向」。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身体和血,连同祂的灵魂和天主性,即整个基督,真正地、真实地、且实体地」蕴藏于至圣的感恩(圣体)圣事之内。 「我们称这种临在为真实的,这说法并非是排他性的,好似其他的临在是不真实的;但这临在是最卓越的,因为它是实体的临在,而且既是天主、又是人的基督整个地借此临现」。
1375. 基督是借着饼酒的转变成为基督的体血,而亲临在这圣事里。教父们坚决确认这是教会的信仰:是基督的话及圣神的行动,有效地促使「饼酒转变成为基督的体血」。因此,金口圣若望宣告说:

          
使所奉献的(饼酒)成为基督体血的,不是人,而是那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自己。司祭担任基督的角色,说出基督的这些话,然而,这些话的力量及恩宠,却是天主的。基督说:「这是我的身体」。是这句话把奉献的礼品转化[成了基督的体血]。

    
圣安博谈论这种转变时说:

          
我们要相信这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由那祝谢[的话]所祝圣的。祝圣的力量远胜于自然的能力,因为借着祝圣,自然的事物被转变了。 ……基督的话,既然可以使那不存在的成为存在的,难道不能转变那些已经存在的东西,成为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存在吗?给予事物原来的本质,跟改变它们的本质,是一项惊人的壮举。

1376. 特伦多大公会议综合天主教的信仰,声明说:「因为我们的救主基督说过,祂在面饼形内所奉献的,真是祂自己的身体。所以,教会一直确信,如今在这神圣大公会议,再度予以宣布:借着饼与酒的被祝圣,饼的整个实体,被转变成为我主基督身体的实体;酒的整个实体,被转变成为祂宝血的实体。这种转变,天主教会恰当地、正确地称之为饼酒的实体转变(transsubstantiation)」。
1377. 基督在感恩(圣体)圣事中的临在,始于祝圣饼酒的那一刻;同时,祝圣的饼酒形持续多久,基督的临在就持续多久。基督是整个地、完全地临在于饼形及酒形内,而且是整个地、完全地临在于每一分之内,所以,擘饼并不把基督分开。
1378. 感恩(圣体)圣事的敬礼。在弥撒礼仪中,为表达我们的信德,确信基督真实临在于饼酒形下,在许多敬礼中,我们以屈膝或深深鞠躬,作为钦崇主基督的标记。 「天主教会一直不断地履行对感恩(圣体)圣事的崇敬之礼,不但在举行弥撒时,也在弥撒以外,包括:极细心地保存祝圣过的面饼(圣体);明供圣体让信友隆重朝拜;举行圣体游行等」。
1379. 圣体柜原来是为把「圣体」恰当地保存起来,好在弥撒外,把圣体送给病人或那些不能到场参与弥撒的人。教会由于对基督真实临在于圣体圣事内的信德日益加深,而意识到默默朝拜临现圣体圣事内之主的深意,因此,圣体柜必须放置在圣堂内特别尊贵的地方;它的构造应强调、并显示基督真实临在于这圣事的事实。
1380. 基督愿意以这种独特的方式继续临在于教会内,是极为恰当的。基督以可见的方式离开属于自己的人时,愿意给予我们祂圣事性的临在;祂为拯救我们而要在十字架上奉献自己时,愿意我们能保有祂爱的「纪念」,祂爱我们「到底」(若13:1),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事实上,祂借着在圣体圣事中的临在,奥妙地留在我们中间;祂就是曾经爱了我们,并为我们而舍弃了自己的那一位。祂借着表达和通传这分爱的标记,仍存留在我们中间:

          
教会和世界极需要圣体圣事的敬礼。耶稣在这爱的圣事内等待我们。我们不要吝啬时间,要在朝拜圣体中与祂相遇,在充满信德的默观中与祂相遇,赔补世界的种种罪过。我们永不要停止对圣体的朝拜。

1381. 「临在于这圣事内的,是基督真实的肉身和基督真实的宝血。圣多瑪斯说:『我们不能靠感官,而只能靠信德来理解这种临在;但信德却要依靠天主的权威』。因此,圣济利禄注解路加福音第廿二章十九节『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时,说:『不要问这事是否真实;而要以信德来接受救主的话,因为祂是真理,祂不会撒谎。』」:

          
虔诚朝拜,隐形的天主,我叩首至地,

          
祢确实临在面酒形下,我决不怀疑;

          
我心全部属于祢,翕合祢圣意,

          
瞻仰祢的奥妙,我不胜欣喜。

           

          
我想看祢、摸祢、尝祢,但都难以履及,

          
唯能聆听祢的话语,觉得无比甘饴。

          
我相信天主圣子所说的一切,尽属真理;

          
没有任何事物,可与此真理之言相比。

六、逾越的宴会

1382. 弥撒是祭献性的纪念──在它内延续十字架的祭献,同时也是领受主的体血的神圣宴会,两者是不可分的。然而,感恩祭献的庆典,全是为指向信友借着领圣体与基督亲密结合。领圣体,就是接受基督本身;祂曾为我们牺牲自己。
1383. 教会举行感恩祭所聚集围绕的祭台,代表着同一个奥迹的两面:主献祭的祭台和主的餐桌。很明显,基督徒的祭台就是基督自己的象征:祂临在于信友的聚会当中,奉献自己,作为我们和好的牺牲品;同时交付自己,成为从天上赐下给我们的食粮。圣安博道:「如果基督的祭台不是基督身体的肖象,那么是什么」?他在另一处又说:「祭台代表[基督的]身体,而基督的身体就在祭台上」。礼仪的许多祈祷文中,表达祭献和共融宴会(领圣体)之一体性。罗马教会在她的感恩经中,这样祈祷:

          
全能的天主,我们恳切求■命令■的圣天使,将这祭品,捧到■至高的祭台上,呈献于■神圣的尊威台前:赐我们凡参与这祭献的,领受了■圣子的圣体圣血之后,得以充满一切天恩和圣宠。

「你们大家拿去吃」:与主共融(领圣体)

1384. 1384主再三邀请我们,嘱咐我们在感恩(圣体)圣事中接受祂:「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祂的血,在你们内,便没有生命」(若6:53)。
1385. 为回应这项邀请,对如此伟大和神圣的时刻,我们必须准备自己。圣保禄劝勉我们要省察自己的良心:「无论谁,若不相称地吃主的饼,或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体和主血的罪人。所以人应先省察自己,然后才可以吃这饼,喝这杯;因为那吃喝的人,若不分辨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案」(格前11:27-29)。凡明知自己身负大罪的人,必须先接受和好圣事,才可领受主的体血。
1386. 面对着如此伟大的圣事,信徒只可怀着一分炽热的信德,谦虚地重复百夫长的话说:「主,我当不起祢到我心里来,只要祢说一句话,我的灵魂就会痊愈」。在金口圣若望的神圣礼仪(弥撒)中,信友以同样的心神祈求:

          
啊,天主子,让我今天在祢奥妙的晚餐中,与祢共融吧。我不会向祢的仇敌揭示那奥秘,也不会像犹达斯那样亲吻祢。但是,会像那好强盗一样,向祢呼唤:「耶稣,当祢进入祢的国时,请纪念我」。

1387. 为能相称地接受这圣事,信友应遵守自己教会所规定的圣体斋。外在的态度(姿势、服装)应表达出尊重、庄严和喜乐之情,因为此刻基督要成为我们的贵宾。
1388. 信友如果具有所需的准备,每次参与弥撒都领圣体,这才符合感恩祭本来的意义。正如梵二大公会议所说:「极鼓励信友更完善地参与弥撒,就是在司铎领受圣体圣血之后,信友们也接受在同一祭献中的主的身体」。
1389. 教会规定信友「在主日和庆节参与神圣礼仪(弥撒)」,并以和好圣事做准备,每年至少领受感恩(圣体)圣事一次。如果可能的话,就在复活期内履行。但教会积极鼓励信友在主日和庆节,或更经常地,甚至是每日都领受感恩(圣体)圣事。
1390. 由于基督是圣事性地临在于饼酒形下,因此即使单以「饼形」领圣体,也足以得到感恩祭的全部恩宠。基于牧民理由,以这种方式领圣体,已合法地成为拉丁礼教会普遍的习惯。但是,「如兼领饼、酒两形,则领圣体的标记更能圆满地表达其标记的意义,因为这种方式使感恩宴会的标记更明显地表示出来」。这是东方礼领圣体的通常方式。

领圣体的效果

1391. 领圣体加强我们与基督的契合。在领圣体礼中所领的圣体(圣血)带来的主要效果,是与耶稣基督亲密结合。事实上,主说:「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若6: 56)。在基督内的生活建基于感恩宴会:「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若6:57)。

          
在主的庆节,信友领受圣子的圣体时,彼此宣布喜讯:永生的保证已经赐下,正如天使向玛利亚玛大肋纳说:「基督已复活了!」现在,生命和复活也都赋予那领受基督的人。

1392. 一如物质的食粮滋养我们的肉身生命,领圣体同样奇妙地滋养我们的灵性生命。共融于复活基督的身体,即「那借圣神得到生命,也借圣神赋予生命」的身体,能保存、增强并更新基督徒受洗时所接受的恩宠生命。此生命的成长,需要圣体来滋养。圣体也是人生旅途的食粮;直到我们临终的时候,它将是赐予我们的天路行粮(viaticum)。
1393. 领圣体使我们与罪恶分开。领圣体时所领的基督身体,是「为我们而交付的」;所喝的血,是「为众人所倾流的,以赦免罪过」。因此,感恩(圣体)圣事若不同时洁净我们所犯的罪,并保护我们免陷于将来的罪,就不能使我们与基督结合。

          
「我们每次吃这饼,喝这杯,就是宣告主的死亡」(格前11:26)。我们宣告主的死亡,就是宣告罪恶的赦免。如果祂每次倾流祂的血,都是为了赦免罪恶,我们就应时常领受祂的圣血,为使我们的罪常得赦免。正因为我们时常犯罪,就应时常获得治疗。

1394. 正如肉体的食粮用以补充消耗的体力,同样,感恩(圣体)圣事坚强那在日常生活中容易减弱的爱德,此受振奋而具有活力的爱德除去小罪。由于基督把自己交付给我们,因而重新激发我们的爱,使我们能摆脱依恋世物的偏情,而植根于祂:

          
由于基督因爱为我们而死,当我们为纪念祂的圣死而举行圣祭时,祈求圣神降临,把基督那分爱赐给我们;基督正是因为这爱,愿意为我们而死,我们谦恭地祈求:靠这爱的力量,因领受圣神的恩赐,我们能够「把世界看作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同样我们也为世界而被钉在十字架上」。 ……接受了这爱的恩赐后,我们便死于罪恶而活于天主。

1395. 感恩(圣体)圣事,借着它在我们内所激发同样的爱德,保护我们免陷于将来的大罪中。我们越分享基督的生命,越增进与基督的友谊,就越不容易因大罪而与祂分离。感恩(圣体)圣事的目的,不是为赦免大罪,因为赦免大罪是和好圣事本身的事。感恩(圣体)圣事本身,是那些与教会圆满地共融的人的圣事。
1396. 奥体的合一:感恩(圣体)圣事塑造教会。那些领受这圣事的人,与基督更紧密地结合。基督更借此把他们与所有的信徒结合,成为一个身体──教会。领圣体更新、坚强、深化这分借圣洗已实现的、在教会内的结合。在圣洗圣事中,我们蒙召成为一个身体。感恩(圣体)圣事实现这个召叫:「我们所祝福的那祝福之杯,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身体吗?因为饼只是一个,我们虽多,只是一个身体,因为我们众人都共享这一个饼」(格前10:16-17)。

          
如果你们是基督的身体,各自都是祂的肢体,那末,这放在主的餐桌上的,便是你们的圣事;你们所领受的,是你们的圣事。面对你们所领受的,你们回答:「阿们」 (「是的,这是真的!」)。这样回答,你们就予以肯定。因为你们听到「基督的身体」这句话,回答「阿们」,你们就该成为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好使你们的「阿们」真的成为名副其实!

1397. 感恩(圣体)圣事促使我们关心穷人:为能真实地领受基督为我们交付的体血,我们当在最穷苦的人身上认出基督,他们是基督的兄弟姊妹:

          
你已品尝了主的血,却没有认出你的兄弟姊妹。如果某人被认为堪当参与圣餐,而你却认为他不配分享你的食物,那么你就侮辱了这圣餐。天主从你的罪恶中解救了你,并邀请你来这里坐席,可是你却没有因而变得更慈悲。

1398. 感恩(圣体)圣事与基督徒的合一。圣奥思定面对如此伟大的奥迹,赞叹道:「啊!仁爱的圣事、团结的标记、爱德的连系」。由于教会的分裂使信徒不能共同参与主的圣餐,我们因而体验到很深的痛苦;这种痛苦越深,我们就应越迫切地向上主祈求,使所有信基督的人早日回复圆满的合一
1399. 东方教会虽尚未与天主教会圆满地共融,却仍怀着极敬爱之情举行感恩祭。 「这些教会虽与我们分离,却仍保有真正的圣事,特别由于宗徒继承而保有的司祭职和感恩(圣体)圣事;此等圣事使他们和我们密切地联系」。在圣事上(insacris)有某种共融,因此在感恩(圣体)圣事上,「在适当情形下,经教会当局核准,不但可行,且应加以鼓励」。
1400. 始自因宗教改革而与天主教会分离的教会团体,「特别是因为欠缺圣秩圣事,而未能将感恩(圣体)圣事奥迹的固有本质,完整地保存下来」。因此,对天主教会来说,在感恩(圣体)圣事上,与这些团体相通共融(互领圣体),是不可以的。然而,这些教会团体「在举行圣餐、纪念主的死亡和复活时,宣认这圣餐象征与基督共融的生命,并期待基督光荣地来临」。
1401. 如有严重的需要,天主教圣职人员可按照教区正权人的权衡,为尚未完全与公教会(天主教)共融、却自愿提出请求的其他基督徒,施行感恩(圣体)、忏悔、病人傅油等圣事;不过他们必须有适当的准备,并能表示对这些圣事所持的信仰与天主教会相同。

七、感恩(圣体)圣事「未来光荣的保证」

1402. 教会在一篇古老的祷文内,咏赞感恩(圣体)圣事的奥迹:「啊!圣宴席上,基督是珍肴,祂的苦难今纪念,圣宠充满我们的灵魂,未来生命的保证,也赐给我们」。假如感恩祭是主耶稣逾越的纪念;假如我们在祭台前领圣体,使我们充满「一切天恩与圣宠」,那么,这圣事也就让我们预享天上的光荣。
1403. 最后晚餐中,主亲自转移门徒的目光,朝向将来在天国里圆满实现的逾越奥迹:「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了,直到在我父的国里那一天,与你们同喝新酒」(玛26:29)教会每次举行感恩庆典时,就忆起这个许诺,并转目朝向「那要来的一位」(默1:4)。她在祈祷时呼求祂的来临,说:「主,来罢!(Maranatha!)」(格前16:22)「主耶稣,来罢!」(默22:20)「愿你的恩宠降临,并愿这世界过去!」。
1404. 教会知道,即使现在,主以感恩(圣体)圣事的方式来临,祂就在此圣事中,就在我们中间。然而,这临在是遮掩住的。因此,我们举行感恩祭的庆典,是在「期待着永生的幸福和救主耶稣基督的来临」,并祈求「将来在天国,永远同享祢的光荣:那时祢将擦干我们的眼泪,因为我们要亲眼看见祢、我们的天主,永远相似祢,无穷尽地赞美祢。因我们的主基督」。
1405. 对「正义常居其中的新天新地」的莫大希望,我们除了感恩(圣体)圣事之外,没有其他更确定的保证和更明显的标记。事实上,每次举行这奥迹的庆典,「实行我们得救的工程」,我们所「擘开的那同一个饼,是常生的良药,抗除死亡的解毒剂,使我们永远活在耶稣基督内的食粮」。

撮要

1406. 耶稣说:「我是从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粮;谁若吃了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必得永生……他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若6:51,54,56)。
1407. 感恩祭是教会生命的中心和高峰,因为在感恩祭中,基督把祂的教会及所有的肢体联合于祂在十字架上、一次而永远地、呈献给天父的赞颂和感恩之祭;基督借此祭献,把救恩倾注给祂的身体──教会。
1408. 感恩祭的庆典该常包含:宣读天主圣言;感谢天主父所赐的一切福分,尤其是赐给我们祂的圣子;祝圣饼酒;并借领受主的体血,而参与这礼仪宴会。这些要素共同组成一个整体的敬礼行动。
1409. 感恩祭纪念基督的逾越,即由基督的生活、死亡和复活所完成的救世工程,这救世工程透过礼仪行动得以临现。
1410. 基督──新约永恒的大司祭──亲自借着司祭的职务,呈献感恩圣祭;而且也是那真实临现于饼酒形下的同一基督,作为感恩圣祭的祭品。
1411. 只有那些有效领受圣秩的司祭,才能主持感恩祭,祝圣饼酒成为主的体血。
1412. 麦面饼和葡萄酒是感恩(圣体)圣事的必要标记。司祭呼求圣神惠然降临饼酒之上,并恭诵祝圣的话,即耶稣在最后晚餐所说的:「这就是我的身体,将为你们而牺牲,……这一杯就是我的血……」
1413. 借着祝圣,饼酒发生实体转变而成为基督的体血。生活的、光荣的基督,祂的体血、连同祂的灵魂和祂的天主性,真正地、真实地、且实体地临现于祝圣过的饼酒的形下。
1414. 感恩祭,由于是祭献,也为赔补生者死者的罪过而献,并为获得天主赏赐的属灵或属世的恩惠。
1415. 愿意在圣体共融中领受基督的信友,须处于天主宠爱的状态中。觉察自己身负大罪的信友,除非先接受和好圣事得到罪赦,不应领此圣事。
1416. 领受基督的体血,能加强与主的契合,得赦免小罪,并受护佑免陷重罪。由于领受这圣事的人,与基督的爱的连系得以加强,这圣事便能加强教会──基督奥体──的团结合一。
1417. 教会积极鼓励信友每次参与感恩祭时,都领圣体。教会规定信友每年至少领圣体一次。
1418. 既然基督临现于祭台上的圣事中,我们就该以朝拜之礼来尊崇祂。 「朝拜至圣圣事(圣体),是对我们的主基督感恩的证明、爱情的标记、钦崇的本分」。
1419. 基督由于已经离世回归天父,就在感恩(圣体)圣事中赐给我们一项保证,保证将来与祂共享光荣:参与圣祭使我们与祂以心体心,使我们有力量跋涉今生的旅途,渴求永生,并使我们现在就与天上的教会,与童贞荣福玛利亚和全体圣人结合为一。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