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金主教专栏 > 我要永远歌颂天主的仁爱——纪念金鲁贤主教逝世两周年 >> 正文

我要永远歌颂天主的仁爱——纪念金鲁贤主教逝世两周年

发表时间:15-04-13 来自: 作者:陆云鹏  点击次数:3450

我要永远歌颂天主的仁爱

——纪念金鲁贤主教逝世两周年

岁月似水,任谁也无力挽留。转眼间,又来到427日,这是金主教回归天乡的日子。两年来,主教的音容常在我的脑际浮现。闭目静思,他老人家的言行依然历历在目。我非常荣幸有机会与金主教接触,聆听他的教导与对我的厚爱。一路走过,回首往事,我忘不了在199623日上午,在徐家汇主教座堂原更衣室楼上,当时他的居住地,由马百龄老师发起的“教友神学学习小组”正式成立了。金主教亲自接见我们,并指出“梵二会议后,是教友的时代,需要发挥教友的作用,提高他们的福传水平,鼓励他们研究圣经、神学,要融会贯通,用我们自己的语言去讲解教理、神学,深入浅出,使广大教友听懂、接受,消化教理的精髓、天主的默示。学习要持之以恒......。”

近年来,我经常去看望他时,总要提醒我,好好带领“教友神学学习小组”,在学习的同时,要发动大家重视文字福传、服务堂区,多培养年轻接班人......

金主教十七年来始终关心我们“神学小组”的成长,选派陈瑞琪神父做我们的指导司铎。当“神学小组”成立5周年时,我们相聚在佘山,金主教在圣母大殿举行感恩弥撒,参加我们的交流会。在10周年、15周年时,我们在主教府圣堂,金主教为我们举行谢恩弥撒,并参与我们的神学研讨会。明年的3月,是我们“教友神学学习小组”成立二十周年,我想他老人家定在天乡为我们祈祷、祝福!

八十年代后的中国教会,步入了“重建和恢复期”,上海教区在金主教的带领下,一直在各种风浪和考验中颠簸向前。他以其特殊的身份、阅历和学识,为上海教区和整个中国教会做出了许多有目共睹的贡献:1982年回沪后,恢复修院,成为创院院长;在金主教的努力下,上海教区成为国内最早推动中文弥撒的教区,而且使中国政府容许信众在弥撒中为我们的教宗祈祷;他所创办的佘山修院迄今为华东地区和其他教区培育逾四百名神父,其中约有十六人成为了主教;光启出版社在八十和九十年代为“久旱”的中国教会提供了急需的教理和灵修食粮;上海教区大多数的教产获得了落实;恢复圣堂140多座;天主教友人数已达15万。

金主教不仅神学渊博,而且高瞻远瞩,早在20年前就发表牧函《教友时代》,对平信徒参与福传和从事神学研究给予鼓励。主教在牧函中说:“教徒原来都是圣者。” “所谓献身生活,所谓三愿生活,所谓神职生活,其实是教友生活的深化。”金主教还说:“要知道,神学不是神职人员专有的、垄断的一门知识,而是所有教友共有的宝库,人人应从中汲取神粮。”金主教鼓励神父们也要参与到神学研究工作中来,他说:“希望上海教区神职人员不但引导堂区教友参加,而且自己也应研讨。”

诚如金主教在《教友时代》的牧函中所教导我们的,我们要恪守教友的使命,即“三个效法”:要效法耶稣“自为祭品,而且自为祭者”,像耶稣那样向天父说:“我来,为承行祢的旨意”;效法耶稣宣讲福音,“兴高采烈地把救恩的喜讯传递给周围的人们”;要效法耶稣“以服务为荣。”

如今他老人家已离开我们,虽感到十分难过和不舍,但信仰告诉我们:死亡并非生命的结束,而是新生命的开始,我们要牢记主教他老人家的教导,去继续他未竟的福传事业!

信仰经验告诉我们,天主不会给我们背不动的十字架。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团体都会遇到困难,都会有大小不同的十字架。虽然有时我们难以理解天主的沉默——好像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但事实上,越是我们痛苦艰难之时,天主就越不会放弃我们,祂会片刻不离地在我们身边。作为基督的追随者,都应经得起各种考验,谦卑地接受和背负各自的十字架,携手走出低谷,我们每一位神长教友还应持之以恒地大力宣讲圣言,见证福音,始终着眼于社会人群和教会的发展需要。

金主教,请你在天父面前,为我们代祷!

让我们“永远做天主喜爱的仆人”,复活之日,让我们天乡再相聚!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