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教廷信理部文件 > “主耶稣”宣言 >> 正文

“主耶稣”宣言

发表时间:11-03-02 来自: 作者:信理部  点击次数:3445

目录

前言

一、耶穌基督的啟示的圆满和决定性

二、降生成人的道和救恩事业中的圣神

三、耶穌基督救恩奥蹟的唯一性及普世性

四、教会的唯一性和一体性

五、教会:天主的国和基督的国

六、教会和其他宗教之与救恩

结论

 

前言

1.    主耶穌在升天以前,命令祂的门徒们向全世界宣报福音,并为万民授洗说:「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报福音,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但不信的必被判罪」(谷十六1516);「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交给了我,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一切。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廿八1820;参路廿四4648;若十七182021;宗一8)

    教会的普世使命是出自耶穌基督的命令,而在数世纪以来,由於宣报天主、父、子及圣神的奥蹟,以及子降生成人救赎全人类的奥蹟而予以完成。宣认基督徒信仰的基本内容是这样表达的:「我信唯一的天主,全能的圣父,天地万物,无论有形无形,都是祂所创造的。我信唯一的主、耶穌基督、天主的独生子。祂在万世之前,由圣父所生。祂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祂是圣父所生,而非圣父所造,与圣父同性同体,万物是藉著祂而造成的。祂为了我们人类并为了我们的得救,从天降下:祂因圣神由童贞玛利亚取了肉躯而成为人。祂在般雀比拉多执政时,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受难而被埋葬。祂正如圣经所载第三日復活了。祂升了天,坐在圣父的右边。祂还要光荣地降来,审判生者死者,祂的神国万世无疆。我信圣神,祂是主及赋予生命者,由圣父圣子所共发。祂和圣父、圣子,同受钦崇,同享光荣,祂曾藉先知们发言。我信唯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我承认赦罪的圣洗,只有一个。我期待死人的復活,及来世的生命」(1)

2.    数世纪来,教会忠实地宣报了并见证了耶穌的福音。不过,在此第二个千年的结束,这使命离完成尚远(2)。为此,圣保禄的话现在更是贴切:「我若传福音,原没有什么可夸耀的,因为这是我不得已的事;我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格前九16)。这说明了教会训导为什么特别支持教会的福传使命,尤其是和世界许多宗教传统的有关的事(3)

       在思考这些宗教对人类所作见证和所提供的价值,以开放和正面的方法,梵二大公会议在教会对非基督宗教的关係的宣言中强调:「天主公教绝不摒弃这些宗教里的真的和圣的因素。她重视他们的生活与作事方式,他们的规诫与教义,这一切虽然在许多方面与天主公教的教义有所不同,但往往反映著普照全人类的真理之光」(4)。继续这一思路,教会对耶穌基督、「道路、真理及生命」(若十四6)的宣报,今日也运用宗教交谈的方式。这类交谈必然不能替代,而是伴随「向万民(福传的)使命」,导向「合一的奥蹟」,由此奥蹟「所有被得救的男人和女人,虽然方式不同,都分享,在耶穌基督内、经由祂的圣神的同一得救的奥蹟」(5)。宗教交谈,它是教会福传使命的一部分(6),要求互相了解的态度,彼此认识以及相互充实的关係,服从真理并尊重自由(7)

3.    在实施基督信仰和其他宗教传统之间的交谈,以及设法更深切了解它们的理论基础时,新的问题出来,必须经由新的研究步骤,进步的建议,以及诱发的行动方式,作细心的辨别。在这方面,本宣言设法向主教们、神学家们和所有的天主教教友,提出一些基督宗教教义的必要成分,帮助神学反省,发展与信仰内涵一致的解答,并能回答当代文化的迫切需要。

       本宣言的说明语言符合其本意,它不是以有系统的方式,讨论耶穌基督和教会奥蹟的唯一性及救恩的普世性问题,也不是对有关自由的神学讨论的问题提出解答,而是再次陈述此领域的天主教信仰的教义,指示某些保持开放作更进一步讨论的基本问题,并驳斥错误的或是模稜两可的特殊立场。为此,本宣言採取先前教会训导文献中已教授过的,以重申教会信仰的某些真理。

4.    教会永恆不变的传教宣报,今日由於某些相对理论而濒临危险,它们试图为宗教多元辩论,不但实际上如此,法理上(或原则上)也如此。结果,某些真理被更替;比如,耶穌基督的啟示的决定性及完整性,基督宗教信仰本质与信从其他宗教的比较,圣经的灵感,永恆圣言与纳匝肋耶穌之间的位格合一,降生圣言与圣神救恩计画的一体性,教会是普世救恩的中保,天主的国,基督的王国和教会,虽有区别,但不可分离,在天主公教会内存有基督的唯一教会。

       这些问题的根本是基於某些哲学性的和神学性的假设,它们掩盖了对啟示真理的了解和接受。我们可以提出一些:深信天主性真理的不易捉摸和无法表达,即使经由基督的啟示;对真理本身的相对态度,根据此态度对某些人是真的,为另外一些人不一定是真的;在西方逻辑思维和东方象徵思维之间所有的彻底对立;视理性为知识的唯一来源的主观主义,变成无法「举目仰望高处,不敢提升到存有的真理」(8);难於了解和接受歷史中决定性的和末世性的事件;永恆的「道」的形上自我空虚,歷史性的降生成人,贬为纯粹的天主在歷史中的显身;折衷主义的人,他们在神学的研究中,不加评断地汲取不同来源的哲学和神学的思想,无视於与基督宗教真理是否一致、有系统的关连,或是相符;最后,不依教会传承及训导,诵读及解释圣经的倾向。

       根据这些假定,它们可能呈现不同语气,可是某些神学提案-有时是以主张,有时是以假设提出-,使基督啟示和耶穌基督及教会的奥蹟,失去它们绝对真理和救恩普世性的特色,或是至少使它们蒙上疑问和不确定性的阴影。

一、耶穌基督的啟示的圆满和决定性

5.    为了救治愈来愈普遍的这种相对思维,首先必须重申耶穌基督啟示的决定性和完整性的特色。本来,应该坚信,在耶穌基督,降生成人的天主子,祂是「道路、真理及生命」(若十四6)的奥蹟中,天主性真理的圆满啟示已经发出:「除了父外,没有人认识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啟示的人外,也没有人认识父」(玛十一27);「从来没有人见过天主,只有那在父怀里的独生子,身为天主的,祂给我们详述了」(若一18);「因为是在基督内,真实地住有整个圆满的天主性」(哥二9)

       梵二大公会议忠於天主的话说:「藉此啟示,关於天主以及人类救恩的深奥真理,在基督内照射出来,祂是全部啟示的中介及满全」(9)。此外,「所以耶穌基督,成了血肉的圣言,被派遣以『人对人』,『讲论天主的话』(若三34),并完成了父託给祂应作的救恩工作(参若五36;十七4)。看见耶穌,就是看见祂的父(参若十四9)。为此,耶穌以自己的亲临并显示自己,并以言以行,以标记和奇蹟,特别以自己的死亡和从死者中光荣的復活,最后藉派遣真理之神,完成并圆满了啟示,并以天主的证据予以证实…为此,基督的救世计画,既是新而决定性的盟约,绝不会废弃,在我们的主耶穌基督光荣显现之前(参弟前六14;鐸二13),不必等待任何新的公共啟示」(10)

              因此,<<救主的使命>>通諭再次要求教会做宣报福音的工作,那是真理的圆满:「在祂啟示的这个决定性的圣言中,天主以最圆满的方式使人认识祂。祂向人类啟示祂是谁。天主的这个决定性的自我啟示,是为什么教会在本质上是传教性的基本理由。教会除了宣报福音外,别无选择,就是说,福音是真理的圆满,天主以之使我们能认识祂」(11)。为此,只有耶穌基督的啟示,「将普世而最终的真理引入我们的歷史,此真理激起人的理性不断地努力」(12)

6.    那么,以耶穌基督的啟示为有限的、不完整的,或是不完美的理论,以之为在其他宗教中所有啟示的补充,是与教会的信仰相违反的。这种立场宣称,有关天主的真理是无法由任何有歷史性的宗教,完全而完整地把握和表明,即使基督宗教和耶穌基督也是如此。

       这种立场彻底与上述天主教信仰的声明相反,依上述声明,在耶穌基督内给予了天主救恩奥蹟的圆满而完整的啟示。因此,耶穌的言行及整个歷史事件,虽与人类之事实同样有限,但却以降生圣言的天主性位格「真天主又真人」(13)为其主体。为此缘故,它们本身拥有天主救恩方法的啟示的决定性和完整性,即使天主性奥蹟本身的深度,仍旧是超越而无穷尽的。有关天主的真理,并不因为运用人的语言说出而废止或贬低,而却是唯一的、圆满的和完整的,因为说的和行动的,是降生成人的天主子。那么,信仰要求我们宣认,降生成人的圣言的整个奥蹟,从降生到光荣升天,是天主给人类的每个救恩啟示的分担而却实在的泉源和其完成(14)。而天主圣神,祂是基督的神,要向宗徒们,并经由他们向整个教会,教授此「一切真理」(若十六13)

7.    对天主啟示的适当回应是「信德的服从(罗十六26;参罗一5;格后十56),人因此服从,自由地把自己整个託付给天主,对啟示的天主献上理智与意志的顺服,并自由顺从由天主而来的啟示」(15)。信德是恩宠的礼物:「为有信德,首先需要天主的恩宠和助佑;也需要圣神的内在助力,祂感动人心,使人归向天主,祂开人心目,并赐给『人人信服真理的喜乐和安祥』」(16)

       信德的服从包括接受基督啟示的真理,真理由天主所保证,祂就是真理本身(17):「信仰首先是人对天主的个人依附。同时,与此分不开的,就是自由地认同天主所啟示的全部真理」(18)。因此,信德是「天主的恩赐」,是「祂所赋予的超性德行之一」(19),包含双重依附:对啟示的天主,以及祂所啟示的真理,由於信赖那说话的人。为此「除了信天主,父、子及圣神外,我们不该信其他的神」(20)

       为此缘故,神学上的信德和信从其他宗教之间的区别必须坚定地把握。假如信德是因恩宠而接受啟示的真理,它「使人能深入奥蹟,以便我们能有条理地了解它」(21),而信其他宗教,是组成人类智慧及宗教热望宝库的经验和思想的总和,是人在追寻真理时,在与天主及绝对者的关係中,所形成和所发生的(22)

       这种区分并不常在目前的神学反省中想到。於是信德(接受三位一体天主所啟示的真理)往往与信其他宗教相认同,而其他宗教是尚在追寻绝对真理的宗教经验,而缺少对啟示自己的天主的认同。这就是为什么基督宗教与其他宗教之间的不同,有逐渐消失的倾向。

8.    其他宗教经典的受默感价值(Inspired Value)的假设也出现。的确,应该承认在这些典籍中,有一些成分事实上在数世纪以来,曾经是滋养并维持许多人与天主的宗教关係的工具,在今日也是如此。为此,如上所述,梵二大公会议,在观察其他宗教的习俗、规律和教义时,指出「虽然在许多方面与天主教本身的教导有所不同,但往往反映著普照全人类的真理之光」(23)

       不过,教会的传承把「受默感的经典」保留给新旧约正经,因为它们是圣神所默感的(24)。根据这一传承,梵二大公会议天主啟示教义宪章强调:「慈母教会基於宗徒时代的信仰,把旧约与新约的全部经典,同其所有各部分,奉为圣经正典。由於它们是在圣神默感下所写成(参若廿31;弟后三16;伯后一1921;三1516),它们以天主为其作者,并如此的被传授给教会」(25)。这些经书「天主为了我们的救恩,坚定地、忠实地、无错误地、教训我们的真理,愿意看到交託给圣经」(26)

       不过,愿意在基督内召叫所有民族归向祂,并将祂的啟示和爱的圆满传授给人的天主,「必然以许多方式,藉著人们的精神富藏,使自己出现,不仅临在於个人,也临在於全体人民,他们的宗教就是他们精神富藏的主要而基本的表达,即使有时它们含有『差距、不足及错误』」(27)。那么,其他宗教的神圣经书,实际领导并滋养他们信徒的生活的,从基督的奥蹟领受经书中所包含的善及恩宠的因素。

二、降生成人的道和救恩事业中的圣神

9     在现代神学反省上,时常浮现一种说话,视耶穌基督是一个特殊的、有限的、歷史的人物,祂所啟示的神性事宜,绝非唯一的,而是与其他啟示性的和救世性的人物相互补的。如此,天主无限的、绝对的和最终的奥蹟,是以各种方式,并因许多歷史人物,显示给人类:纳匝肋的耶穌不过是其中之一。为某些人更具体地说,耶穌是道(Logos)在不同时代,以救恩方式向人类通传的许多面貌之一。

       此外,为了证明基督救恩的普世性,以及宗教多元的事实,他们提出永恆的道的救恩计画,在教会以外也是有效的,且与教会无关,是降生圣言的救世计画以外的。第一种计画比第二种更有普世价值,因为第二种仅限於基督徒,虽然天主的临在第二种更圆满。

10.   这些论调与基督宗教信仰大相逕庭。信理必须坚定相信,它宣报纳匝肋的耶穌,玛利亚之子,也只有祂是天父之子和天主的圣言。「在起初就与天主同在」(若一2)的圣言,就是那「成了血肉」的(若一14)。在耶穌内,「基督,生活天主之子」(玛十六16),「住有整个圆满的天主性」(哥二9)。祂是「在父怀里的独生子」(若一18),祂的「爱子,我们在祂内得到救赎…天主乐意叫整个的圆满居在祂内,并藉著祂使万有,无论是地上的,是天上的,都与自己重归於好,因著祂十字架的血,奠定了和平」(哥一13141920)

       第一届尼采公会议,忠於圣经并驳斥错误及变调的解释,隆重界定信仰说:「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由父所生的独生子,就是:由父的性体所生,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与父同一性体;无论在天上或在地上的万物,都是藉祂而造成的。祂为了我们人类和我们的得救,从天降下,成为血肉,而成为人;祂受苦受难,而在第三日復活。祂升了天,将要来临,审判生者与死者」(28)。追随教会教父的训诲,加彩东大公会议也宣认:「同一个子,我们的主耶穌基督,具有完全的天主性和完全的人性,真天主又真人…按天主性而论,是与父同一性体,按人性而论,与我们同一性体…按天主性而论,固在万世之前,由父所生,按人性而论,在此近世,为了我们和我们的得救,由天主之母童贞玛利亚所生」(29)

       为此,梵二大公会议指出,基督「新的亚当…『无形天主的肖像』(哥一15),是一个完人,祂将原罪损坏的相似天主的肖像,在亚当子孙身上恢復起来…身为无罪的羔羊,以祂甘愿倾流的血为我们赚得了生命。在祂内,天主使我们同祂自己,并同他人,言归於好。使我们由罪恶及魔鬼的奴役中解救出来,使我们每个人可以与宗徒一同说:天主子『爱了我并为我捨了自己』(迦二20)(30)

       对这一点,若望保禄二世明白宣称:「任何把圣言与耶穌基督分开的主张,是违反基督信仰的…耶穌就是降生的圣言-单一而不可分的人…基督非他,就是纳匝肋的耶穌;祂是为眾人的得救而降生成人的天主圣言…在发现和感谢天主赐给每个人的许多恩典的过程中,尤其是属灵的宝藏,我们不能把那些恩典与耶穌基督分开来说,祂是处在天主救恩计画的中心的」(31)

       导使圣言本身的救世行动,和成人圣言的救世行动分开,是完全相反天主教信仰的。因著降生成人,天主圣言的一切救世行动,常与祂为眾人的得救而取的人性结合一起去做的。在人性和天主性两个性体中行动的唯一主体,是圣言的单一位格(32)

       因此,有一种理论也是与天主教信仰不符的,就是说在降生成人后,天主性圣言行使救世行动是「附加在」或「超越」基督的人性的(33)

11.   同样,有关三位一体的天主所愿的救恩计画的唯一性信理,应该坚信,此信理的中心是圣言降生的奥蹟,在创世和赎世的层面上,祂是天主圣宠的中保(参哥一1520),祂使万物归於祂,(参弗一10),「天主使祂成了我们的智慧,正义、圣化和救赎」(格前一30)。事实上,基督的奥蹟有其内在的一体性,从在天主内的永恆选择到祂再来:「因为祂()於创世以前,在基督内已拣选了我们,为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瑕的」(弗一4);「在基督内我们是继承者,因为我们是由那位按照自己旨意的计画完成一切者,早已预定了的」(弗一11);「因为祂所预选的人,也预定他们与自己的儿子的肖像相同,好使祂在眾多兄弟中作长子。天主不但召叫了祂所预定的人,而且也使祂所召叫的人成义,并使成义的人,分享祂的光荣」(罗八2930)

       忠於教会啟示的教会训导,重申耶穌基督是中保和普世的救赎者:「万有藉以受造的天主圣言,曾经降生成人,成为一个完人,为救赎人类,并为将万物总匯於自身内:父自死者中使之復活并显扬祂的主,坐於天父右边,指定祂审判生者和死者的法官」(34)。这种救恩的中介,包括永生大司祭基督救赎祭献的唯一性(参希六20;九11;十1214)

12.   还有人提出圣神救恩计画的假设,比降生成人,死而復活的圣言的救恩更普遍广阔。这种立场也是违背天主教信仰的,天主教信仰视圣言的救恩降生是圣三的事件。在新约中,降生圣言耶穌的奥蹟,构成圣神临在的方位,和圣神倾住人类的根源,不仅在默西亚时代(参宗二3236;若七39;廿22;格前十五45),也在祂於歷史中来临之前(参格前十4;伯前一1012)

       梵二大公会议唤醒大家对此基本真理,该有教会的信仰意识。在介绍父对整个人类的救恩计画时,大公会议把基督奥蹟的开始,和圣神的奥蹟紧密地连在一起(35)。耶穌基督元首建立教会的整个工作,在许多世纪以来,看出来都是祂与圣神共融所做的行为(36)

       此外,耶穌基督的救恩行动,与祂的圣神并藉圣神所做,超越教会可见的范围而达到全人类。谈到逾越奥蹟时-在此奥蹟中,基督现在与信徒们在圣神内以生活的方式相结合,给他们復活的希望-大公会议强调:「这不独为基督徒有效,为那些圣宠在他们心中无形地活跃的善意人士也有效。因为基督为所有的人受死,而人的最后命运是相同的,是天主的召叫,我们必须说,圣神替所有的人提供参加逾越奥蹟的可能性,其方式只有天主知道」(37)

       那么,降生圣言的救恩奥蹟,和圣神奥蹟之间的关係很清楚,圣神在所有人的生活中,落实圣子的救恩效果,人被天主召叫的目的只有一个,无论是在歷史上圣言成人之前的,或那些在祂降生之后来的人:那父的圣神,圣子丰沛赏给的圣神,是所有的人的鼓舞者(参若三34)

       教会近代的训导,清楚而坚定地重申天主单一救恩计画的真理:「圣神的临在和活动,不仅影响个人,也影响社会和歷史,人民、文化和宗教…復活的基督『藉其圣神的力量,在人心内展开工作』…再者,播种『圣言种子』的圣神,临在於不同风俗和文化中,準备他们在基督内达到完全的成熟」(38)。当教会训导承认圣神在整个宇宙及整个人类歷史中,歷史性的救恩职务时(39),教会训导声明:「是同一圣神,过去祂在道成人身,和耶穌的生活、死亡和復活中工作,现在祂在教会内工作。因此,祂不是基督之外的另一选择,也不是来填补空缺,一项常被提及的存在於基督和圣言之间的空缺。不管圣神在人心中,在人民的歷史,在文化和宗教中產生什么,都是为福音的一种準备,也唯有在与基督相提并论之下,才能被了解,基督是圣言因圣神的德能而取了肉躯,祂身为完人,将救赎全人类,并将万物聚集起来」(40)

       总之,圣神的行动不是外在於基督的行动,或是与之平行。只有一个三位一体的救恩计画,在天主子降生、死亡及復活的奥蹟中实现,与圣神合作而落实,而救世的价值,广及整个人类和宇宙:「因此,无人能与天主共融,除非透过基督,并藉圣神的运作」(41)

三、耶穌基督救恩奥蹟的唯一性及普世性

13.   否认耶穌基督奥蹟的唯一性及救恩的普世性的理论,还是继续主张。这种立场没有圣经的基础。事实上,耶穌基督,天主之子、主及唯一的救主,祂藉降生、死亡及復活,完成了救恩史,并在祂身上救恩史有了圆满及中心,坚信耶穌应是教会信仰的永恆不变的要素。

       新约清楚地证明此事:「父打发子来作世界的救主」(若壹四14);「看,天主的羔羊,除免世罪者」(若一29)。伯鐸在大司祭前的演说中,为了说明那生来就瘸的人是因耶穌的名被治愈的事(参宗三18),他宣称:「除祂以外,无论凭谁,决无救援,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字,使我们赖以得救的」(宗四12)。此外,圣保禄又说,耶穌基督「祂是万民的主」,「生者与死者的判官」,而「凡信祂的人,赖祂的名字都要获得罪赦」(宗十364243)

       保禄在向格林多团体谈话时,写道:「虽然有称为神的,或在天上,或在地下,就如那许多『神』,和许多『主』,可是为我们只有一个天主,就是圣父,万物都出於祂,而我们也归於祂;也只有一个主,就是耶穌基督,万物藉祂而有,我们也藉祂而有」(格前八56)。此外,若望宗徒声称:「天主竟这样爱了世界,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使凡信祂的人不至丧亡,反而获得永生,因为天主没有派遣子到世界上来审判世界,而是为叫世界藉著祂而获救」(若三1617)。在新约中,天主的普世救恩的意愿,与基督唯一中保是密切相关的:「天主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并得以认识真理。因为天主只有一个,在天主与人之间的中保也只有一个,就是降生成人的基督耶穌,祂奉献了自己,为眾人作赎价」(弟前二46)

       初期的基督徒是意识到父经由耶穌基督在圣神内,所提供的唯一而普世的救恩而接触犹太人(参弗一314),向他们指出救恩的完成超越律法,同时他们面对的是当时想经由多元救主而得救的外邦人。这种信仰遗產最近在教会训导中重申:「教会深信为人受死并復活的基督(参格后五15),能藉圣神提供人类光明及力量,使人能答覆祂崇高的圣召,普天之下,没有其他名字,使人赖以得救的(参宗四12)。教会同样相信人类整个歷史的关键、中心和宗旨,就是人的主及导师」(42)

14.   因此应该以天主教信仰的真理而坚信,即三位一体天主的普世救恩意愿,是在天主子的降生、死亡及復活的奥蹟中,一劳永逸地为大眾所提供并完成。今日神学,应切记此信仰条文,在反省其他宗教经验的存在,和它们在天主救恩计画的意义时,必须探讨这些宗教的歷史人物,以及其正面的因素,是否及如何归属於天主的救恩计画。对这项工作,神学研究在教会训导的领导下,有很大的工作领域。梵二大公会议曾指出:「救主的唯一中保身分,并不排除,反而导致受造物中多方面的合作,那是同一源头的共享」(43)。这种分担的中保,应该更深入地探讨,但是应该常保持与基督唯一中保的原则相符:「虽然其他各种类型和程度的中保并不排除,但它们祇有在基督本人的中保中获得意义和价值,它们不可被了解成与基督中保是平行的或是补充的」(44)。这样,那些提出天主的救恩行动超越基督唯一中保的说法,是违反基督宗教及天主教信仰的。

15.   常有人建议神学应该避免用「唯一性」,「普世性」及「绝对性」等用语,在与其他宗教比较时,它们给人印象是过於强调耶穌基督救恩事件的意义和价值。可是实际上这种语言不过是忠於啟示而已,因为它仅是信仰本源的说明。从一开始,信友的团体承认在耶穌内的救恩价值,只有祂,身为成人的天主子,被钉死而復活,自父领受了使命并因圣神的德能,有权把啟示(参玛十一27)和天主性生命(参若一12;五2526;十七2)给予全人类和每个人。

这样说来,我们能够而且应该说,耶穌基督为人类及人类歷史,有意义及价值,而且是唯一而独特的,祂是特有的,普世的及绝对的。耶穌本来就是天主圣言为了眾人的得救而降生成人。为表达此信仰的意识,梵二大公会议指出:「万有藉以受造的天主圣言,曾降生成人,成为一个完人,为救赎人类,并为将万物总归於祂。主是人类歷史的终向,歷史和文明所有愿望的焦点,人类的中心,人心的喜乐及一切愿望的满全。圣父由死者中使祂復活并受显扬,使祂坐在圣父右边,立祂为生者和死者的法官」(45)。「正是基督这独一无二的身分,赋予祂一个绝对的和普世的意义,因此,虽然祂属於歷史,祂却是歷史的中心和终向:我是阿耳法和敖美卡,最初的和最末的,元始和终极(默二十二13)(46)

四、教会的唯一性和一体性

    16.   主耶穌,唯一的救主,不但集合了一个门徒的团体,也建立了教会作为救恩的奥蹟:祂在教会内,教会也在祂内(参若十五1;迦三28;弗四1516;宗九5)。因此,基督救恩奥蹟的圆满,也属於教会,教会与她的主密切结合一起。的确,耶穌基督在教会内并经由教会(参哥一2427)(47),继续临在并继续祂的救恩工作,教会是祂的身体(参格前十二121327;哥一18)(48)。就像一个活人身体的头和肢体,虽不一样,但不可分离,基督与教会也是如此,不可混也不可分,形成一个「整体基督」(49)。此不可分离性也在新约中,把教会比拟为基督的新娘而表达出来(参格后十一2;弗五2529;默廿一29)(50)

       为此,与耶穌基督救恩中保的唯一性及普世性相连,祂所创立的教会的唯一性,应该坚信为天主教的信理。犹如只有一个基督,也只有一个基督的身体,一个基督的净配:「唯一大公的及从宗徒传下的教会」(51)。此外,主许下祂不会放弃祂的教会(参玛十六18;廿八20),祂会经由圣神而领导教会(若十六13)是表示,依天主教信仰,教会的唯一性及一体性,-以及属教会完整的一切-总不会失落(52)

       天主教信友被要求宣认,在基督所创教会及天主教会之间,有歷史的连续性-它是由宗徒一脉相传下来(53):「这是基督的唯一教会…我们的救主,在祂復活后,交由伯鐸照顾(参若廿一17),託给他和其他宗徒传扬并管理教会(参玛廿八18),立教会为世代代的『真理的柱石和基础』(弟前三15)。这一个在今世按社团方式所建立和组成的教会,在天主教会内存活,由伯鐸的继承人和与他共融的主教们所治理」(54)。以「存活在」一词,梵二大公会议设法协调两端教义的声明:一方面是基督的教会,虽然在基督徒之间有分裂,她继续只有在天主教会内圆满存在,另一方面「在她的架构以外,也能有许多圣化及真理的因素」(55),就是,在那些尚未与天主教会圆满共融的教会和教团中(56)。可是有关这些因素,必须声明「它们的效果是由付託予天主公教会的圆满恩宠与真理而来的」(57)

17.   因此,只有一个基督的教会,她存活在天主教会内,由伯鐸的继承人和与他共融的主教们所治理(58)。那些尚未与天主教会完整共融的教会,由於非常密切的联繫,即宗徒的传承及有效的圣体圣事,与天主教会保持连合的,是真正的个别教会(59)。为此,基督的教会也在这些教会中临在并运作,即使它们缺乏与天主教会的圆满共融,因为它们不接受天主教首席权的教义,此首席权,依天主的旨意,罗马的主教客观地拥有并行使在整个教会上(60)

       另外,那些没有保有有效主教职,以及真正而完整的圣体奥蹟的本质(61)的教会,依本义讲不是教会。不过那些在这些团体受过洗的人,由於洗礼,他们加入了基督,而与教会有某种共融,虽不完整(62)。本来圣洗,经由完整的宣信,圣体圣事和在教会中的圆满共融,本身导向在基督内生活的圆满发展(63)

       「因此基督信徒不可想像基督的教会,不过是许多教会和教团的集合体-分裂的但还是一个;他们也不得自由主张,今日基督的教会实际到处都不存在,而应该当作所有教会及教团要设法达到的目标」(64)。事实上「这一个已经实现的教会的一些要素,在天主公教会内圆满存在,也以不圆满的方式存在於其他的基督徒团体中」(65)。「因此,这些分离的教会和团体,虽然我们认为它们确有某些缺点,但在得救奥蹟中,并非毫无意义及价值。基督之神并不拒绝使用分离的教会作为得救的方法,而这些方法的效果,是出自託付予天主公教会的圆满恩宠与真理」(66)

       基督徒之间的缺乏合一,的确是教会的创伤;并不是表示她被剥夺了她的合一,而是「阻碍教会在歷史中完整的普世性」(67)

五、教会:天主的国和基督的国

18.   教会的使命是「宣报并在各民族中建立基督的国和天主的国,教会在世上就是此国的种子和开端」(68)。另外,教会是「一件圣事,就是说她是与天主亲密结合,以及全人类彼此团结的记号和工具」(69)。因此,教会是天主国的标记和工具;她被召宣佈并建立此国。此外,教会是「一个由於父及子及圣神的一体性而集合的民族」(70);她是「基督的国在奥秘中的临在」(71)而是此国的种子和开端。事实上,天主的国有末世的幅度:它在今世已存在,但它的圆满实现是在歷史完成之后(72)

       天国、天主的国及基督的国的意义,在圣经和教父以及教会训导的文件中,不常是一样,它们与教会的关係也不相同,那是奥蹟,无法以人的观念完全涵盖。因此这些术语能有不同的神学解释。不过,任何可能有的解释,都不能否认或掏空基督、王国及教会之间的密切关连。我们从啟示所知道的天主的国「不能与基督或教会分离…假使天国与耶穌分开,将不再是他所啟示的天主的国。结果是对天国意义的扭曲,冒著被转变成纯粹人性或理念目的的危险,也扭曲了基督的身分,使基督不再是上主,有朝一日万物必须顺服於他的上主(参格前十五27)。同样地,也不可以把天国与教会分开。教会本身不是一个目的,这是真的,因为她受命趋向天主的国,她是天国的种子,讯号和工具。可是,虽然保有与基督和天国不同风貌,教会是不可分地与基督和天国结会一起」(73)

19.   强调基督与天国之间不可分的关係,并非忽视天主的国-即使是看它的歷史阶段-。不是与教会的有形和社会的现实视为相同。事实上,不应该排除「基督和圣神在教会可见的界限以外的行动」(74)。因此,我人也应该记得「天国是每个人所关切的事:个人、社会及世界。为天国而工作,是认识和促进天主的活动,天主的活动呈现在人类歷史中,并改变歷史。建造天国就是为从各种形式的邪恶中解救的工作。总之,天主的国是天主完整的救恩计画的显示和实现」(75)

       在看天主的国、基督的国和教会之间的关係时,必须避免片面的强调,就像那些「故意强调天国的观念,它们自认以『天国为中心』。它们强调教会的形象,教会不关心她本身,但完全关心为天国作证和服务。那是一个『为他人的教会』,就像基督是『为他人的人』…这些概念虽有它的积极面,但时常显露其消极面。首先,他们绝口不提基督:他们所说的天国是『以神为中心』,因为依他们来说,基督无法让缺乏基督信仰的人所了解,然而不同的人民、文化及宗教,能在唯一神的事实上找到共同的基础,不论是以什么名字来称呼。同样,他们特别强调反映在各种文化和信仰中的创世奥蹟,可是他们却对救赎的奥蹟保持沉默。此外,他们所了解的天国,结果为教会留下极小的空间,或是低估教会的价值,这是对以往所推定的『教会中心论』的反应,因为他们认为教会本身只是一个标记,而且是模糊不清的标记」(76)。这些论调完全与天主教信仰相悖,因为它们否认基督和教会与天主的国之间所有关係的唯一性。

六、教会和其他宗教之与救恩

    20.   从以上所说,以下几点为神学反省所必要的,因为是探讨教会与其他宗教对救恩的关係。

       首先应该深信「目前在世旅途中的教会,为得救是必要的:得救的唯一中保和途径就是基督,祂在自己的身体教会内,和我们在一起。祂曾明白地训示信仰和洗礼的必要性(参谷十六16;若三5),同时也肯定教会的必要性,而洗礼是进入教会的门」(77)。这端教义不应该与天主愿眾人得救的道理相对抗(参弟前二4);「必须将这两项真理维繫在一起,就是,在基督内全人类得救的真正可能性,以及教会对得救的必需性」(78)

       教会是「普世得救的圣事」(79),因她一直以奥秘的方式与她的元首救主耶穌基督结合一起,并隶属於祂,在天主的计画中,教会与每个人的救恩有不可或缺的关係(80)。为那些在形式上和明显地不是教会成员的人「基督的救恩是因圣宠而达到,他们与教会虽有奥秘的关係,但恩宠并不使他们在形式上成为教会的一部分,但以适合他们的精神和物质状况的方式啟迪他们。这恩宠来自基督,是祂牺牲的成果并由圣神而通传」(81),这与教会有关,教会「依天主父的计画,是从圣子及圣神的使命而发源的」(82)

    21.   有关由於基督在圣神内所赐的,并与教会有奥秘关係的天主的救恩圣宠,给予个别的非基督徒的问题,梵二大公会议仅声称天主「以祂独自知道的方法」(83)赐给的。神学家正在寻找更能了解这一问题。他们的工作应受到鼓励,因为这确实有益於更能了解天主的救恩计画,以及完成此计画的方法。无论如何,从以上所说有关耶穌基督中保的事,以及教会与在人间的天主的国的「唯一而特殊的关係」(84)-在本质上是救主基督的普世王国-很清楚那以教会为救恩的「一种方法」,与其他宗教所有的方法是并行的,与教会是互补的,或是本质上是相等的这种说法,是违背信仰的,即使说这些宗教最后与教会匯合趋向末世的天主的国。

       的确,多种宗教传统蕴藏并提供来自天主的宗教因素(85),也是「圣神在人心中,在人类的歷史、文化及宗教中所引发的」(86)一部分。果真,其他宗教的某些祈祷和礼仪,可以担任为福音铺路的角色,因为这一切都是人心对天主的行动开放的机会或是教育的帮助(87)。但我们不能视之是原出天主,或有「圣事性救恩效果」,此效果只有基督宗教的圣事才有(88)。此外,不能忽视那些附有迷信或是错谬的礼俗(参格前十2021),这为得救是种阻碍(89)

    22.   因救主耶穌基督的来临,天主愿意祂所创立的教会,成为全人类得救的工具(参宗十七30-31)(90)。此信仰真理并不削弱教会对世界各宗教的尊重,可是同时,彻底排除宗教无差别的理念,「其特色是宗教相对主义,导致人们以为一种宗教与另一种宗教一样的好」(91)。虽然的确其他宗教信徒能领受天主的恩宠,但客观来说,他们和那些在教会内有圆满救恩方法的人相比,他们处於严重的不足中(92)。不过,教会的全体子女,要记得自己卓越的地位,并非由个人功劳所获,而是由於基督的恩宠。如果不以思言行为去报效,不惟不能得救,且要招致严厉的审判」(93)。为此我们了解,教会顺从主的命令,并表示她爱所有的人,她「传报并有义务不断地宣报基督是道路、真理及生命(若十四6)。在祂内人类获得宗教生活的圆满,藉著祂天主使万有与自己和好了(参格后五1819)(94)

       无论是宗教交谈,或是向万民福传「在今日犹如过去和将来,始终保持其全部的活力和需要」(95)。「因为天主『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并得以认识真理』(弟前二4);天主愿意眾人因认识真理而得救,而救恩可在真理中找到。那些顺从真理之神感召的人,已踏上了得救之路;然而受託保管这真理的教会,必须迎合他们的愿望,把真理带给他们。正因为教会相信普世的救恩计画,她才必须是向外传教的」(96)

       因此,宗教交谈既是教会福传使命的一部分,正是教会向万民传教的行动之一(97)。宗教交谈的大前提「平等」,是指交谈中双方平等的个人尊严,不是指教义内涵,更不是指耶穌基督的地位-祂是降生成人的天主-这是指与其他宗教的教主来说。的确,由於爱德和对自由的尊重(98)首先应该向大眾宣报主确切啟示的真理,并宣告必须皈依耶穌基督以及经由洗礼和其他圣事而加入教会,为能与天主父、子及圣神,有圆满的共融。这样,天主普遍救恩意愿的确定性,并不减弱而却增强,宣报主耶穌基督的救恩和皈依祂的义务和迫切性。

结论

    23.   本声明重申并澄清某些信仰真理,旨在追随保禄宗徒的榜样,他曾写信给格林多的信友说:「我把我所领受的首要的传授给你们」(格前十五3)。面对某些有问题的和错误的主张,神学反省必须再确认教会的信仰,并以全人信服而有效的方法,说出教会希望的理由。

       在谈论真宗教的问题时,梵二大公会议的教长们说:「我们相信这个惟一的真宗教,存在於至公而由宗徒传下来的教会内,主耶穌赋予这个教会传之於万民的责任。因此,祂向宗徒们说:『你们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一切』(玛廿八1920)。特别应该追求有关天主及其教会的事情,既寻获之后,则必须服膺而遵循之」(99)

       基督的啟示在全人类的歷史中,将继续成为「真正的指标」(100):「真理-就是基督-本身要求包括一切的权威」(101)。本来,基督的奥蹟超越一切时空的围篱,而完成人类家庭的团结:「从他们不同的地区和传统,都被召在基督内分享天主子女大家庭的团结…耶穌摧毁分裂的墙,藉我们分享祂的奥蹟,以新而无比的方式营造合一。此合一是如此深切,使教会能与圣保禄一起说:『你们不再是外方人或旅客,而是圣徒的同胞,是天主的家人』(弗二19)(102)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於二OOO年六月十六日接见信理部部长枢机时,以确切的认知和他宗座的权威,确认并认可这件在部会中所採纳的声明,并且命令公佈之。)

             

              部长:拉辛格枢机

              次长:贝尔道内总主教

              公元2OOO年八月六日耶穌显圣容节发自罗马信理部

 

 

附註

1.第一届君士坦丁大公会议,施译<<天主教会训导文献选集>>150号。

2.<<救主的使命>>1:宗座公报83(一九九一)249340

3.参梵二<<传教>>法令及<<教会对非基督宗教>>宣言;参保禄六世<<在新世界传福音>><<救主的使命>>

4.梵二<<对非基督宗教>>2

5.宗教交谈委员会及万民福传部<<交谈与宣报>>训令29:宗座公报84(一九九二)424页;参梵二<<教会在现代世界>>22

6.<<救主的使命>>55

7.同註59

8.<<信仰与理性>>通諭5:宗座公报91(一九九九)588页。

9.梵二<<啟示>>2

10.同上4

11.<<救主的使命>>5

12.<<信仰与理性>>14

13.加色东大公会议:<<训导选集>>301

14.梵二<<啟示>>4

15.同上5

16.同上。

17.<<天主教教理>>144号。

18.同上150号。

19.同上153号。

20.同上178号。

21<<信仰与理性>>13

22.参同上3132

23.梵二<<与非基督宗教>>2;参<<传教>>法令9,其中谈及「在各民族的特殊习俗和文化中」所有的善的因素;<<教会>>宪章16中提及非基督宗教徒间所有的好的及真理的成分,可以视之为接受福音的準备。

24.参脱利滕公会议<<论接受圣经及圣传的>>法令:施译<<训导选集>>1501;第一届梵蒂冈大公会议<<天主子>>信理宪章第二章:施译<<训导选集>>3006

25.梵二<<啟示>>11

26.同上。

27.<<救主的使命>>55;参56<<在新世界传福音>>53

28.第一届尼西亚公会议:尼西信经:<<训导选集>>125

29.加色东公会议,加色东信经:<<训导选集>>301

30.梵二<<教会在现代世界>>22

31.<<救主的使命>>6

32.参圣大良:<<训导选集>>294

33.参圣大良<<致良一世皇帝函>><<训导选集>>318:「…在祂成孕於贞女母胎时,就与天主性合成一位,使那天主性所做的,就是祂人性所做的,而那人性所做的,也就是祂天主性所做的」。也可参阅<<选集>>317号。

34.梵二<<教会在现代世界>>45;也参阅脱利滕公会议<<论原罪法令>>3<<训导选集>>1513

35.<<教会>>宪章34

36.参同上7;参圣依乃耐,他写说是在教会内「保存了与基督的共融,就是说:圣神」(<<反异端>>241)

37.梵二<<教会在现代世界>>22

38.<<救主的使命>>28。为「圣言的种子」也可参阅圣犹斯定<<第二护教书>>12等。

39.<<救主的使命>>2829

40.同上29

41.同上5

42.梵二<<教会在现代>>10。参圣思定,他写说基督是道路,人类从未缺少过此道路……离此道路任何人都无法自由,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见<<论天主之城>>10322

43.梵二<<教会>>宪章62

44.<<救主的使命>>5

45.梵二<<教会在现代世界>>45。基督在人类歷史中的必要性和绝对唯一性,为圣依乃耐在瞻仰耶穌,身为天主的首生者的卓越地位时,说得很清楚:「在天堂上,父的顾问的首生者,完美的圣言治理万有;在世上,祂身为童贞圣母的首生者,一个正义和圣的人,崇敬并中悦天主,完全美好,祂把所有跟随祂的人,救出地狱,因为祂是从死者中首生者,是天主之生命的创造者」(<<论宗徒论证>>39)

46.<<救主的使命>>6

47.参梵二<<教会>>宪章14

48.参同上7

49.参圣思定<<圣咏詮释>>咏九十首,<<讲道>>21;圣大国瑞<<论约伯>>614;圣道茂<<神学大全>>4821

50.参梵二<<教会>>宪章6

51.亚尔美尼教会大信经:施译<<训导选集>>48。参鲍尼法八世<<一个圣教会>>:施译<<选集>> 870872;梵二<<教会>>宪章8

52.参梵二<<大公主义>>法令4;若望保禄二世<<愿他们合而为一>>11

53.参梵二<<教会>>宪章20;参圣依乃耐<<反异端>>313;圣啟廉<<书信>>331;圣思定<<反违法者及先知>>12039

54.梵二<<教会>>宪章8

55.同上;参<<愿他们合而为一>>13;参梵二<<教会>>宪章15<<大公主义>>法令3

56.那些从<<存活在>>说法引申的论证说基督的一个教会也能存活在非天主教教会及教团的解释,是违背<<教会宪章>>的真正意义。「大公会议选择『存活』一字,就是为澄清只有一个真正的教会存在,而在她有形的架构之外,只能存在教会的成份,这些成份-既然是同一教会的成份-倾向并导向天主公教会」(信理部<<论包福神父『教会:神恩及权力』>>一书的报告:宗座公报77(一九八五)756762)

57.梵二<<大公主义>>法令3

58.参信理部<<教会奥蹟>>声明1:宗座公报65(一九七三)396398页。

59.参梵二<大公主义>>法令1415;信理部<<共融概念>>17:宗座公报85(一九九三)848页。

60.参梵一<<永远司牧>>宪章:施译<<训导选集>>30533064;梵二<<教会>>宪章22

61.参梵二<<大公主义>>法令22

62.参同上3

63.参同上22

64.信理部<<教会奥蹟>>声明1

65.<<愿他们合而为一>>14

66.梵二<<大公主义>>法令3

67.信理部<<共融概念>>17;参梵二<<大公主义>>法令4

68.梵二<<教会宪章5

69.同上1

70.同上4。参圣啟廉<<论天主经>>23

71.梵二<<教会>>宪章3

72.参同上9;参向天主所作的祈祷也在<<十二宗徒训诲录>>中找到:「愿教会能从天涯地角集合到你的王国内」,另外「主,请你记起你的教会…使她成为圣,从四海聚集她到你为她所预备的王国内」。

73.<<救主的使命>>18;参<<教会在亚洲>>劝諭。天国与基督是如此不可分,以致由某种意义来说,天国与祂融为一体(参奥利振<<玛竇福音讲经>>147:希腊教父131197;戴多良<<反马尔西翁>>四,338)

74.<<救主的使命>>18

75.同上15

76.同上17

77.梵二<<教会>>宪章14;参<<传教>>法令7<<大公主义>>3

78.<<救主的使命>>9;参<<天主教教理>>846847

79.梵二<<教会>>宪章48

80.参圣啟廉<<论天主公教会的合一>>6;圣依乃耐<<反异端>>241

81.<<救主的使命>>10

82.梵二<<传教>>法令2。「教会外绝不能得救」应依此意思解释(参拉特朗第四届公会议,一章「论天主公教信仰」:施译<<教会训导选集>>802)。也可以参考圣职部致波士顿总主教函:施译<<训导选集>>38663872

83.梵二<<传教>>法令7

84.<<救主的使命>>18

85.这些是天主圣言的种子(Semina Verbi),教会以喜乐和尊敬认可之(参梵二<<传教>>法令11<<对非基督宗教>>宣言2)

86.<<救主的使命>>29

87.参同上;<<天主教教理>>843

88.参脱利滕公会议<<论圣事法令>>8<<圣事总论>>:施译<<训导选集>>1608

89.<<救主的使命>>55

90.参梵二<<教会>>宪章17<<救主的使命>>11

91.<<救主的使命>>36

92.参碧岳十二世<<奥体>>通牒:施译<<训导选集>>3821

93.梵二<<教会>>宪章14

94.梵二<<对非基督宗教>>宣言2

95.梵二<<传教>>法令7

96.<<天主教教理>>851;参849856

97.<<救主的使命>>55<<教会在亚洲>>劝諭31

98.参梵二<<信仰自由>>宣言1

99.同上。

100.若望保禄二世<<信仰与理性>>15

101.同上92

102.同上70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